五四中文 > 重生之大涅磐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欧阳锋
  唐妩最后一天放学的时候就被家人开车接走。

  学校一片嘈杂的声响,像是大规模的迁徙。

  苏灿早在近一个月前,就将自己桌面上摞着的厚厚各种书籍一一分批次拿回家,每天只是在书包里准备着当天必要用到的习题资料,一个书包就能够放下,所以不至于如很多人临近最后一天毕业大腾书桌这般大举动,倒是很轻松。

  于是也就搭了把手,帮助王威威三人腾桌子,拿书。

  走出一片狼藉的学校,四人在校外打了个的士,直驶蓉城花园别墅他们入住的地方。

  “这个世界上的事真不公平,凭什么就你可以保送,我们却只能够自己考啊。”林绉舞靠着出租车沙发靠背,一只手还搭着旁边摞起来的书本上面,想了想极不平衡的道。

  苏灿无奈的笑了一下,“要不然七号我来给你们送考好了。”

  “千万不要,这就像是临上刑场,我们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挨一刀了,你却在我们旁边活蹦乱跳的,你想我怎么着也得不舒服吧,一不舒服,考试也就砸了。”

  林绉舞却挨了林珞然一下,“乱七八糟说什么呢,是你面对高考就像临上刑场好不好。关我们屁事。”

  众人一路打闹说笑着回到蓉城花园,在园区古欧式的大门外停住,出租车司机看这四孩子住这里面,找补零钱的时候都不忘多看了众人几眼。

  几人沿着两旁有热带树的道路一路深入,在人工湖的边上进入三人家的小洋房,开了门众人将从学校盘回来的东西朝着各自房间里一塞,又将买回来的罐装啤酒打开庆祝这一场小毕业。

  “我们就这样毕业了吧”林绉舞意犹未尽,淡淡地道,“应该给夏海那边的同学打了个电话,只是估计现在他们都没在家,没有手机真不方便,这个暑假第一件事应该就是买个手机。”

  “其实也不算真的毕业。”王威威板着指头算着,“高考两天,九号返校照毕业照,二十多号出成绩,拿照片,彻底毕业接下来就是暑假,高中最后的暑假了。”

  王威威啧啧得道,“一想到大家要分开,也就挺伤感的。不过幸好,我们还有足够多的时间在一起嘛,好好想想暑假到底怎么过”

  “我觉得你们最好还是先把放暑假的这份心思,收回到高考上面吧。我走了,两天时间很短,把大致的知识点复习一下,我这里有做一些知识点总结的笔记,”苏灿说着站起来,从背着的书包里取出几本硬壳抄本,搁桌面上,“以前很认真的记录,想着总有这一天,所以上课的时候就已经梳理了大致的复习脉络知识重点,现在这些对我来说却没用了你们可以参考一下,照着这上面来复习,应该事半功倍。”

  林珞然翻开这些抄本,仔细的浏览,王威威打趣地道,“怎么给我的感觉像是传授秘笈一样,得,我尽量这两天看一看吧。”

  送苏灿出门,三人提醒,“先说好,你别来为我们送考耀武扬威的,小心我们联合揍你一顿!”

  这段考前的放假时间很快就过去。

  这段时间里面,整个蓉城,省其他中小城市,乃至于全国的下一代面临高考的考生们,都被架上了最后一道关卡。

  一些人每天都吃得到除了过年外最好丰盛的食物,很多人选择小强度的看书,更多的时间用来休闲,听歌。也有很多人紧张到难以入眠。

  偶尔会幻想未来,会想到考完了去什么地方旅游,看什么样陌生的风景,离开这个从小在这里呆着长大读书,几乎令人生厌的天空和城市。

  对于一些人来说,高考并不就是所有的未来,未来也并不仅仅只有这一条出路,但是对于如今所有十七八岁年纪生长于国家稳定时期的学生来说,未来毕竟是很遥远的。

  也许大多数人恐惧的并非是高考本身,而是这个考试所带来的变革,针对人生的变革。对教育体制内的学生来说,这十几年的寒窗苦读,终于轮到他们真正自我选择未来出路的时候,人类是一种害怕改变的动物,要突然为这十几年的记忆和学生生涯做一个了断和结束。难免是慌张的。

  而一切都将不能阻止的到来,一切也都必将成为过去。

  高考前夜。cctv,全国各卫星电视台新闻频道都在报道着高考的考前消息,窗外下着小雨,苏灿和父母呆在一起,看着电视,吃着曾珂削好的水果,耳边还传来曾珂的唠叨,“你不用考试,但是你要看书啊,到了大学,争取也要比别人先走一头,你的专业面对商贸,也不错,以后学了干脆回来,老妈把这一大摊子交给你,说实话你老妈搞这些,还不是为了你,现在你有出息了,我却觉得累了”

  这一夜苏灿窗外雨声淅沥,苏灿在沙发上,恹恹欲睡的听着父母似有似无的唠叨,耳朵里还有电视里新闻的声音,说明天蓉城会怎么怎么样抽调警力,各主干道设立通行道,确保高考通道畅通无阻,城市各大考场齐备,保证各大考生顺利完成这场攸关前途命运的考试

  七号,大雨瓢泼,整个蓉城陷入一片天灰灰的气氛之中。

  印象中每年的高考这个时候,从来就没有天晴过,毫无例外的是一片阴云密布,大雨瓢泼。

  苏灿很早起了床,他并没有去送考,给唐妩打了电话,煲了一会电话粥。

  随后意犹未尽的挂了电话,爬在皮沙发上面,安逸的看着电视,皮沙发是搬家的时候买的,苏灿比较满意的一套,哑皮光,手摸着质地相当舒服,躺上面苏灿还盖着一层薄毯子,他最近有些嗜睡。

  这本应该是小暑的曰子,却弄得天气阴沉,气温实在不高,但在这样的曰子里看着电视新闻,外面是哥特色的世界,这种温暖的反差,给人的感觉十分另类而舒适,就像是重生给苏灿带来的这奇特人生。

  八号考完结束,全世界似乎都突然的清净了,不过除了部分学生之外,很多学生除了上网就是乖乖回家,因为八号总归不是一个大家聚首的时间,高考完毕的第二天才是。

  九号返校。

  太阳很炎热,和前两天高考时的阴沉肆无忌惮打落的雨点截然两样,就像是上帝开的玩笑。

  学校全校放假了,却因为高三的集体回归而多了生气,女生化了妆,穿着内部内衣若隐若现的白衬衣,艹场不少人正叠罗汉般的站在华盖一样的榕树下,大榕树枝繁叶茂,阳光穿透过去,蒸腾出一股淡淡的草禾味。

  这样的味道让不少人想哭,对那些女生来说,这是无数个四季在艹场上面,从身边跑过去男生的带起的气息。对男生来说,这是三年里面站在这头遥望一些事物的过程中,所伴随的味道。

  要拍毕业照的学生都站在艹场的这一头,等待着忙不过来的摄影师给成群结队的人们一簇一簇的流水作业。

  苏灿在花台的这边,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李清扬。

  这个学校里面很木村拓哉的男子,而后又被苏灿所终结的男生,空荡荡的站在华盖的榕树下,看到苏灿过来,有点局促,类似被蛇咬过一口的谨慎。

  看到苏灿友好的笑容,李清扬笑了一下,无论是曾经让苏灿感觉到不快的赵承言,钱隆,还是这许多的人众,在这最后的曰子,事实上是这最后的半学期,他们和普通的高中生,也都没什么区别了,很少再如以前一样惹是生非,大概也开始正视毕业,正视各奔东西的命运。

  李清扬手中有一封信,不过他在看到苏灿过来的时候,最终还是将手中的信撕了,丢旁边的垃圾桶里面,“我原本是想要给唐妩的,但是我现在发现,好像也已经没有必要了,就算能够在她心里面留下点什么我还是输了。”

  这小子很无奈的一副姿态,看来有点自爱自怜,典型的文艺青年。

  “你不光输了,你还将永远的输下去。”苏灿淡淡的道,而李清扬的脸已经恰白,受过苏灿一次打击过后,似乎在这个男子面前他倍加脆弱。因为他发现什么都比不上他,难不成他还要再接下来吐出什么让自己难以承受的语言,对自己来个赶尽杀绝?

  苏灿续道,“这不是战争,和输赢也根本无关。”

  李清扬怔了怔,而后用力点点头,“难怪二十七中最优秀的女孩孙蔓和唐妩都和你有绕不清楚的关系在我认识的很多人里面。你的确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拍马屁啊。苏灿笑了笑,“你又见过多少人呢要毕业了,有目标了吧,填的什么志愿,准备上哪所大学?”

  看到苏灿有和自己闲聊的兴趣而没有抵触,李清扬也变得很兴奋,“同济大学,电视影视编导专业。”

  “我喜欢王家卫,我当上社的演讲就是有一天希望为王家卫写剧本,东邪西毒这部电影我看了不下十遍,经典至极,昨天考完我又看了一遍,今天突然一想到要毕业,呵,还有些不习惯。”

  那头王威威林绉舞以及一干三班学生,开始地毯式搜索寻找苏灿,叫他照集体照。更远处有不少人,手中握着数码相机,以及索尼的dv,准备单独和他来两张。

  “你去吧,我自己安静一下。应该有很多人想和你合影留念别让他们失望呢。”

  苏灿伸出手拍了拍李清扬的肩膀,“加油吧。”

  走出去一段路,李清扬突然在后面道,“最后希望你帮忙我一件事希望你帮我告诉唐妩,我挺喜欢她这么个优秀的女孩的。”

  李清扬又滞了滞,“算了,也无所谓了。希望你们毕业过后,能走的更远吧。”

  苏灿笑了笑,背着身走远,被众人簇拥到集体相台前的时候,他又看了花台下的李清扬一眼。

  李清扬应该是很帅的类型,站在树荫下面,要为王家卫写剧本带着蓬勃文青气息的自怨自艾,风吹过来他一头茂盛而柔顺的头发就会舞啊舞的。

  苏灿觉得那一刻这个男生有点像欧阳锋,像是站在这个面临盛大离别的二十七中,固执的在树荫下面不愿离去,等待桃花盛开时节的到临。

  只是王家卫不一定都明白自己的剧本写了些什么。未来的张国荣已死,东邪西毒也成了绝唱。

  咔嚓快门落下弹起,毕业照就那么留在了二零零一年的七月盛夏。

  众人从台上走下来,苏灿被很多人拉着合影拍照,录dv。

  穿得令人垂涎欲滴的张菲菲从大堆人群里走过来,站在晃得人眼睛睁不开的光斑下面,对和苏灿簇拥着的王威威,张贤庄志羽等人道,“晚上一起去玩,k歌,压马路,酒吧,无数种可行姓,有很多人,二班的班帅赵茂,九班的黄玉菲,十班的大美女赵芝兰,十一班、五班”

  总之都是学校里面都有些名气的人物,不是成绩优胜,就是长相突出,或者平时在什么活动里有一定持续讨论热度的人。

  然后张菲菲警告道,“苏灿你可一定要来哦,有这么多人都是因为我说了你要去,才会跟来的。”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