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重生科技狂人 > 第0582章人工智能和赛门铁克
  “你还是关心一下Xenix如何通过POSI认证的事情吧,我这里只是给个大致的方略,实际执行还需要你与具体负责部门配合。”唐焕口风很紧地岔开了话题。

  四代方圆个人电脑的32位架构概念虽然早早地放出来让媒体炒作,但详细进展则是一个商业机密。包括合作商在内,不管什么来历都必须三缄其口。唐焕怎么可能白白地透露给盖茨?对方根本出不起这个价码,要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那样的存在还差不多。

  可惜的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架子拉的挺足,在唐焕这里还要了不少筹码,但其麾下的西部电气公司,相比于不断推出新商业版本UNIX的贝尔实验室,成果乏善可陈,让颇为期许它能够成为推广方圆技术标准的一个重要新生势力的唐焕失望不已。

  这可能和个人电脑行业令人目不暇接的形势变化有关。要知道,几乎每个月市场上都有厂商黯然退出,或者即使保留品牌,但也改变了血统,成为方圆个人电脑和IBM-PC两大标准阵营里的一员。

  而和方圆个人电脑在技术体系上有着直接传承关系的方圆工作站和方圆服务器,看起来也比小型机更新换代速度快,让抱着传统商业思维的大企业很不适应。

  尤其去年哀鸿遍野的北美家用电视游戏机市场崩溃,个人电脑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拼到最后几乎只剩下了廉价电脑厂商康懋达和电子游戏厂商EA硕果仅存,着实把围观者吓住了。

  简而言之就是,唐焕DEX为标志,每半年推出一批新品的运营节拍,无形中让微型计算机市场的竞争变得极为惨烈,很多想要进来分一杯羹的大鳄都只能望洋兴叹。就连美国电话电报公司也受到了这个“负面因素”的影响。

  在唐焕的许可证架构里,对合作者虽然有“优先权”的概念,但绝不会过分扩散到“未来”的路线图,即不像英特尔和AMD等公司技术共享合作的时候那样。没有在X86家族处理器将来可能发展出的成果上,划下一道明确的分界线。

  换而言之,美国电话电报公司从唐焕这里拿到的筹码,具有现在不用、过期作废的时效性,它在微型计算机的研发进度上再如此慢吞吞。手里的牌就要彻底落伍了。

  唐焕懒得过多理会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毕竟对方在通讯业务上仍然赚得盘满钵溢,进军计算机行业的脚步漫不经心,也是题中应有之意,他有那操心的功夫还不如关注四代方圆个人电脑的研发进度。

  行业观察家对唐焕积极推动个人电脑32位架构的计划,普遍持谨慎态度,原因在于32位的概念还被理所当然地认为属于“高端”的应用,那应该是大型机和小型机去考虑的范畴。

  不得不说,这就是眼界问题了。虽然都是32位架构的计算机,但却可以利用诸如代码并行、缓存加速之类增加数据处理能力的技术手段。把产品区分出来高端和低端、商用和个人使用等等的市场定位。

  当然了,为个人电脑带来32位架构,难度和工作量都很大。

  硬件设备的即插即用、升级的32位总线、增强的视频处理性能、DMA……等等目标的实现,非常考验管理者对复杂项目的掌控技巧,稍有差错就会像乔布斯开发MAC那样,拖拖拉拉地蹉跎了好几年的时间,既浪费资源,也给公司带来沉重的负担,没准还会因此一颓不振。

  好在有一个可以明显加快项目进度的助力,那就是很多技术都在方圆工作站和方圆服务器上得到了实现。从高端到低端地借鉴过来,远胜从无到有地摸索。

  稍微有点麻烦的地方表现在CPU的供应上,方圆个人电脑一直坚持两条腿走路,即产品线分为两大系列——面向中高端的摩托罗拉MC68000机型和面向中低端的英特尔X86机型。

  但现在。英特尔拿不出来32位的CPU。为了对抗摩托罗拉的MC68000,它把希望放在了架构更为先进的InteliAPX432微处理器项目上,并拉来了唐焕和西门子公司助阵。

  不过,从目前汇总上来的资料来看,InteliAPX432的结构过于复杂,现有半导体工艺水平制造出来的微处理器。运行效率明显落后于Intel80286,更别提向摩托罗拉的MC68000叫阵了。

  或许,唯一的解决方法是,修改InteliAPX432现有的思路,以RISC的方式设计和制造。可这还是不能帮助英特尔尽快推出32位CPU。

  而老对手摩托罗拉,已经推出了完全32位架构的MC68020,并且已经成功流片了。

  这样的研发进度,当然得益于唐焕的推动。和IBM可以修改Intel80286的内部结构类似,他从摩托罗拉拿到的MC68000授权同样非常宽松,对处理器的调整空间很大。

  MC68020是MC68000微处理器家族当中,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32位CPU。此前的产品仅是内部暂存器、运算单元等结构是32位,外部的数据总线、地址总线并不是32位。

  毕竟,之前24位地址总线所能支持的16MB内存空间,即便是在高端的方圆工作站、方圆服务器上也够用了。

  可随着存储器价格的不断降低,高端领域的计算机,极大地增加了配置16MB以上内存容量的可能。

  摆在唐焕眼前的四代方圆个人电脑原型机,里面的CPU就是这样一颗MC68020。

  表面上看起来,这台电脑已经可以流畅运行了,但实际上,视频、音频、网络等等方面的功能,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完善。

  唐焕看着手上的文件,按照每一个标识出来的里程碑。逐一观察着原型机的实际运行效果。

  “不错。”唐焕满意地点了点头,“按照这个进度,完全可以在今年秋DEX召开前后,将测试范围扩大到计算机专业媒体的圈子里。让他们继续帮助我们造势。”

  约翰·钱伯斯不无忧虑地提醒道:“我有点担心,32位的四代方圆个人电脑,如果概念造势太过成功的话,可能会影响到三代方圆个人电脑以及之前机型的现有销售表现。”

  “你是害怕奥斯本效应的失败案例,在我们这里重演?”唐焕哈哈一笑。

  由于便携式个人电脑市场上Kayprputer等公司的激烈竞争。仅仅占据了先发优势,而质量、技术等方面被超过的Osborne1,日渐势危。

  于是亚当?奥斯本试图通过发布一系列新产品计划,来重获消费者的欢心,但不成想不但目标没达成,反而让已有的用户纷纷取消订单,进入持币观望的状态。

  到最后,经营不善的奥斯本计算机公司,不得不进入破产保护,通过转投方圆个人电脑阵营。制造低端便携式二代方圆个人电脑来度过难关。

  这个商业上的失败,已经成为美国诸多商学院的分析案例,甚至被称为“奥斯本效应”。

  不过,唐焕显然不认为自己会重蹈覆辙,他有着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亚当?奥斯本发布新产品计划后,用户进入了持币观望的状态?还不是第一款便携式个人电脑Osborne1的新鲜劲过后,消费者逐渐对奥斯本计算机公司的技术实力失去了信心,而我们方圆电脑公司则不会存在这个不信任的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方圆个人电脑从一代到二代、二代到三代,每一次大规模的产品升级过程。都把延续性做得尽善尽美。用户的绝大部分已有软件都可以直接,或者仅需少量修改,便可以方便地过渡到新的硬件平台,享受更强大的新功能。”

  “用户的现有投资被尊重、被保全。他们自然不会过分担心购买现有的产品,会是一种损失。毕竟,新产品刚推出的时候,纵然有千般万般的好,但价格肯定高高在上,而工作又不能耽误。还不如购买目前的主流产品来的实惠。”

  说到这里,唐焕笑了笑,“当然了,你所担心的冲击也有道理,不过这也是对我们市场营销团队的一个绝佳考验。”

  这时候,应用软件的功能演示过程到了数据库EBase的环节,一个名为Q&A的自然语言人工智能应答程序开始运行。

  看着版权声明处合作公司名单里的Symantec——赛门铁克,唐焕不禁微微一愣。

  “这个程序前景不错,可以让我们的方圆电脑摆在图书馆、银行、机场、酒店等场所,为人们提供简单的咨询服务。”约翰·钱伯斯点头肯定着。

  “在自然语言人工智能应答领域,赛门铁克公司的创始人加里·亨德里克斯颇有建树,这家公司的启动资金,便是由国家科学基金会所资助的。只不过经营不善,要不是有了我们给出的合作,就要倒闭了。对了,赛门铁克公司所在地和方圆电脑一样,也是山景城。”查尔斯·西蒙尼在一旁介绍道。

  NationalScienceFoundation——国家科学基金会即NSF,是美国政_府的一个独_立机构,支持除医学领域之外的科学和工程学基础研究和教育。其资助的项目占美国联邦政_府资助的美国大学基础研究项目的20%。尤其在数学、计算机科学、经济学、社会科学等领域,NSF是主要的联邦赞助者。

  加里·亨德里克斯的人工智能项目,能被NSF看上并资助,应该是有真材实料的,怎么到头来没钱可赚?唐焕不禁好奇地询问。

  “赛门铁克公司是在DEC小型机PDP-11这个平台上研发的人工智能,可等有了成果后才发现,相比于个人电脑,PDP-11已经不具备什么值得称道的优势了。由于长时间没有能够带来稳定利润的业务,加里·亨德里克斯就算想往个人电脑平台移植,都没有资金可用了。”

  查尔斯·西蒙尼回答完后,又开始唏嘘,“个人电脑带来的行业变革真的很大,我记得还在PARC工作的时候,PDP-11是何等的大受欢迎,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被淘汰了。”

  PDP-11在1970年代确实风靡一时,贝尔实验室的操作系统Unix最早运行在PDP-7上,并以汇编语言写成。当PDP-11出现后,丹尼斯·里奇与肯·汤普逊便开始着手将Unix移植到PDP-11这个新平台上,进而诞生了支持数据类型的C语言。

  由此可见,PDP-11是如何地广受欢迎。只不过,个人电脑的迅速崛起,将这类小型机直接掀下了神坛。

  小型机和个人电脑的硬件架构具体实现差异很大,就拿所用处理器来讲,个人电脑平台上流行摩托罗拉和英特尔两大派系的通用CPU,而PDP-11的整个处理器,则包含了四个由原本时空里以硬盘闻名的西部数据公司所制造的大型集成电路芯片。

  在内存利用方面,16位架构的PDP-11短板更是明显,所有的应用程序都被局限在一个16位的虚拟地址空间上,故而只能使用64KB的存储器,直接被IBM-PC的640KB用户程序内存空间甩出去一条街,和方圆个人电脑就更没法比了。

  赛门铁克公司现在把自己的自然语言人工智能应答程序移植到方圆电脑平台,尤其是以EBase做为后台数据库,绝对算是时来运转、抱上大腿了。

  “这个人工智能看起来确实可以。”唐焕同样给予了肯定,“把赛门铁克公司的主要人物请过来,让我见识一下。”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