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潮男怎么炼成的 > 技术测试,勿驳回
  我叫陈浩,长相普通,也没什么学历。一般像我这种人,除非女孩瞎了眼,否则根本看不上。

  可我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有人问我泡妞秘诀,我只能苦笑,不就是因为我们村是城中村,赶上了拆迁改造,赔了不少钱么?

  我媳妇叫吴若依,长的特别好看,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80多斤。大眼睛长睫毛,上大学大学时还是班花呢!而且,她还特别会打扮,每天各种丝袜包臀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那时我还在他们学校做送水工呢!我当时傻呼呼的把水给她们扛上五楼,累的和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可宿舍里几个女生没一个那正眼看我的,吴若依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红着脸偷偷看她,立刻发火了。

  娇声训斥道:“看什么看!一个破送水的就送你得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让我投诉你,到时候连水都让你没的送!”

  我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噔噔噔跑下楼了,虽然我们家不缺钱,可让老妈知道我这份工作又没干长,不定怎么发火呢!

  不过后来当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拆二代后,态度变得那叫天翻地覆。

  几个小女生见到我就咯咯的娇笑。还总是浩哥前浩哥后的叫我。

  有一次,我把水送上去,宿舍里的马小雨还很热情的给我到了一杯水。

  用的她自己的杯子!

  不过偏偏就吴若依,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这个人也算天生犯贱,虽然马小雨长的也一点不差,可我就是就是被她吴若依迷的不行。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苦苦哀求的从老妈要了四十万,到奔驰4s店就提了一辆glc280,一路狂飙开到吴若依宿舍楼下。

  “吴若依,做我女朋友,这辆车就是你的——”我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

  没一会就看到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纷纷探头往下看。

  “哇塞,大奔啊,若依,快看,浩哥开大奔来了。”汤娜娜赞叹。

  “不就一辆破车啊,切!”马小雨话里一股酸味。

  吴若依朝下看了看,白了一眼说:“神经病。”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第二天,她就答应跟我去开房了,还喜滋滋的把车开走了。

  那一天,估计是我活这么大最豪气的一次。

  ……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而说起我老婆吴若仪,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哄的我老爸老妈特别开心,经常从我这拿了钱去给老妈买乱七八糟的补品,老妈也是没心眼,一高兴就给她钱。最近还把那个几十万的翡翠镯子给了老婆,我只能一边看着,干眼红。

  转过脸对我,那叫一个态度差。时不时的就骂我窝囊废,嫌我挣得还没她多,说我吃软饭。

  可家里的开销都是老妈给的,房子也是老妈买的,结婚时还给了她们家二十八万彩礼啊。

  就她做会计虽然一个月有七八千收入,可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说起来她一年收入都不一定够她买两件衣服的,还经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多出的钱全是从我老妈那里骗来的。

  还有脸说我吃软饭!

  不过气归气,我也不敢惹她,现在家里老爸老妈都向着她,得罪她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

  每天她出门就是开奔驰,我呢,只能骑自行车,我想让她带我一段,她竟然说我衣服太脏,会弄脏她的车!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每次我想上她的床,她都问我要一千块,说就是找小姐像她这么漂亮的都不止这个数。

  我不服气,说我还给了你们家那么多彩礼呢!

  谁知道她白我一眼,冷冷的说:“那钱算你买会员卡了!”

  我真想吐血,我一个月就两千多工资,跟她玩两次,就只剩下烟钱了。

  幸好老妈在结婚时给了我一百万,嘱咐我别让老婆知道。

  不过即使每次给了钱,老婆还要让我前前后后洗澡洗一个小时才能碰她,要不就说我身上有味。

  说实话,我没上过学,吵架真吵不过她,不过想想别管怎么样,我们毕竟是两口子。

  电视里不是说,两口子就得互相包容么!

  就这样,凑合过了几年。

  突然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远房表妹也就是我吴若兮要来住一段时间。

  我心想住就住呗,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奇葩。

  老婆的亲戚叫吴若夕,今年21岁,长的简直跟老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比老婆还要高几公分,特别高挑,比电视机里模特还漂亮几分。她今年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到在市艺校做美术老师。

  吴若兮刚来的那几天,都还挺正常,小嘴特别甜,又“姐夫”又“浩浩哥”的叫的我那叫一个爽,觉得一下子有了尊严。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我下班回家,竟然发现吴若兮偷偷的在我电脑上看我下载的小电影。看到我回来,还嘻嘻的笑着说:“浩浩哥,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口……呵呵呵。”

  我脸上烧的厉害,特别尴尬的解释:“瞎说什么,这……这都是你姐看的……”

  “哎呀!她这么坏啊,浩浩哥你看,这垃圾筐里,这么多卫生纸哟——”吴若兮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一脸坏笑。

  我一看急了,赶紧欲盖弥彰的把纸篓往一边踢了踢。

  心里有点委屈,老婆这么高价格,还不兴我自己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小姑娘家家的,哪有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屋里备课去!”

  我的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屋,让我把纸篓处理了,省得尴尬。

  却没想到小妮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用她那对小球球蹭了蹭我。

  奶声奶气的撒娇:“啊,浩浩哥,你不说人家都忘了,你看,人家的丝袜破了唉。你给点钱买双新的吧。”

  说完竟然将一条玉腿直接翘到了我的腿上。

  这……这,这几个意思?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丝袜上的破口,露出的肌肤白的晃眼!

  “咕咚。”我咽了一口唾沫。

  “浩浩哥,你看腿都露出来了,路上好多人都看我,色色的,真讨厌。”吴若兮干脆直接扑倒我身上说。

  她身上的体香一下让我醉了。

  “哎呀,浩浩哥,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啊,看的人家心里发毛。”吴若兮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这一下打的我浑身发酥,我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我轻轻推开了吴若兮。

  “咳咳”我咳嗽两声,“那个若兮啊,去给我从冰箱里那瓶水,要最凉的。”

  “那你你答应我帮我买丝袜我就去!”小妮子又把小嘴嘟起来,那一抹艳丽的红,看的我目眩神迷。

  “好,好,我答应,一双丝袜才多少钱!”实在受不了吴若兮了,我得赶紧把她支开。

  “咕咚咚……”

  使劲灌了几口冰水,心里的邪火才压下去点。

  “浩浩哥,你答应的,给我买丝袜。”吴若兮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是天猫,还说年轻人就是年轻……

  我擦!这……这……

  等我看清这双丝袜的价格,我直接把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19800!!几个零!几个零?

  我特么数了整整三分钟,还是两个零!

  一万九千八!金丝做的么!

  我放下手机赶紧说:“若兮啊,这……这网上商家太黑了吧,要不咱去商场买?”

  他么的,最豪华的商场也没这个价格啊!

  “切,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条是维密限量版……”吴若兮嘟着嘴生气的说。

  一边说还一边扭身子撒娇,让我心里痒痒的。

  可小妮子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表情。

  “我就要……我就要……给我买,给我买嘛!臭浩浩哥!”

  说实话,我虽然有钱,但为自己从没奢侈过一次。但那一瞬间,我动摇了。

  我看着那只黑丝包裹的小脚,心一横,就输了密码。

  一个只抽七块钱一包软红塔的送水工,买了一双19800的丝袜。

  真是一个慷慨的笑话。

  “耶!”吴若兮,开心的握了握小拳头,小腰一扭,长发一甩,回屋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我……我刚才花钱时的动作不够帅气么?香吻呢,鲜花和掌声呢?哪怕一句你真帅也行啊!

  这特么钱花的,也太没滋味了……

  “叮”一条短信:您的账户支出人民币19800元……

  我叫陈浩,长相普通,也没什么学历。一般像我这种人,除非女孩瞎了眼,否则根本看不上。

  可我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有人问我泡妞秘诀,我只能苦笑,不就是因为我们村是城中村,赶上了拆迁改造,赔了不少钱么?

  我媳妇叫吴若依,长的特别好看,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80多斤。大眼睛长睫毛,上大学大学时还是班花呢!而且,她还特别会打扮,每天各种丝袜包臀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那时我还在他们学校做送水工呢!我当时傻呼呼的把水给她们扛上五楼,累的和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可宿舍里几个女生没一个那正眼看我的,吴若依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红着脸偷偷看她,立刻发火了。

  娇声训斥道:“看什么看!一个破送水的就送你得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让我投诉你,到时候连水都让你没的送!”

  我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噔噔噔跑下楼了,虽然我们家不缺钱,可让老妈知道我这份工作又没干长,不定怎么发火呢!

  不过后来当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拆二代后,态度变得那叫天翻地覆。

  几个小女生见到我就咯咯的娇笑。还总是浩哥前浩哥后的叫我。

  有一次,我把水送上去,宿舍里的马小雨还很热情的给我到了一杯水。

  用的她自己的杯子!

  不过偏偏就吴若依,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这个人也算天生犯贱,虽然马小雨长的也一点不差,可我就是就是被她吴若依迷的不行。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苦苦哀求的从老妈要了四十万,到奔驰4s店就提了一辆glc280,一路狂飙开到吴若依宿舍楼下。

  “吴若依,做我女朋友,这辆车就是你的——”我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

  没一会就看到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纷纷探头往下看。

  “哇塞,大奔啊,若依,快看,浩哥开大奔来了。”汤娜娜赞叹。

  “不就一辆破车啊,切!”马小雨话里一股酸味。

  吴若依朝下看了看,白了一眼说:“神经病。”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第二天,她就答应跟我去开房了,还喜滋滋的把车开走了。

  那一天,估计是我活这么大最豪气的一次。

  ……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而说起我老婆吴若仪,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哄的我老爸老妈特别开心,经常从我这拿了钱去给老妈买乱七八糟的补品,老妈也是没心眼,一高兴就给她钱。最近还把那个几十万的翡翠镯子给了老婆,我只能一边看着,干眼红。

  转过脸对我,那叫一个态度差。时不时的就骂我窝囊废,嫌我挣得还没她多,说我吃软饭。

  可家里的开销都是老妈给的,房子也是老妈买的,结婚时还给了她们家二十八万彩礼啊。

  就她做会计虽然一个月有七八千收入,可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说起来她一年收入都不一定够她买两件衣服的,还经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多出的钱全是从我老妈那里骗来的。

  还有脸说我吃软饭!

  不过气归气,我也不敢惹她,现在家里老爸老妈都向着她,得罪她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

  每天她出门就是开奔驰,我呢,只能骑自行车,我想让她带我一段,她竟然说我衣服太脏,会弄脏她的车!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每次我想上她的床,她都问我要一千块,说就是找小姐像她这么漂亮的都不止这个数。

  我不服气,说我还给了你们家那么多彩礼呢!

  谁知道她白我一眼,冷冷的说:“那钱算你买会员卡了!”

  我真想吐血,我一个月就两千多工资,跟她玩两次,就只剩下烟钱了。

  幸好老妈在结婚时给了我一百万,嘱咐我别让老婆知道。

  不过即使每次给了钱,老婆还要让我前前后后洗澡洗一个小时才能碰她,要不就说我身上有味。

  说实话,我没上过学,吵架真吵不过她,不过想想别管怎么样,我们毕竟是两口子。

  电视里不是说,两口子就得互相包容么!

  就这样,凑合过了几年。

  突然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远房表妹也就是我吴若兮要来住一段时间。

  我心想住就住呗,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奇葩。

  老婆的亲戚叫吴若夕,今年21岁,长的简直跟老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比老婆还要高几公分,特别高挑,比电视机里模特还漂亮几分。她今年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到在市艺校做美术老师。

  吴若兮刚来的那几天,都还挺正常,小嘴特别甜,又“姐夫”又“浩浩哥”的叫的我那叫一个爽,觉得一下子有了尊严。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我下班回家,竟然发现吴若兮偷偷的在我电脑上看我下载的小电影。看到我回来,还嘻嘻的笑着说:“浩浩哥,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口……呵呵呵。”

  我脸上烧的厉害,特别尴尬的解释:“瞎说什么,这……这都是你姐看的……”

  “哎呀!她这么坏啊,浩浩哥你看,这垃圾筐里,这么多卫生纸哟——”吴若兮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一脸坏笑。

  我一看急了,赶紧欲盖弥彰的把纸篓往一边踢了踢。

  心里有点委屈,老婆这么高价格,还不兴我自己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小姑娘家家的,哪有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屋里备课去!”

  我的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屋,让我把纸篓处理了,省得尴尬。

  却没想到小妮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用她那对小球球蹭了蹭我。

  奶声奶气的撒娇:“啊,浩浩哥,你不说人家都忘了,你看,人家的丝袜破了唉。你给点钱买双新的吧。”

  说完竟然将一条玉腿直接翘到了我的腿上。

  这……这,这几个意思?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丝袜上的破口,露出的肌肤白的晃眼!

  “咕咚。”我咽了一口唾沫。

  “浩浩哥,你看腿都露出来了,路上好多人都看我,色色的,真讨厌。”吴若兮干脆直接扑倒我身上说。

  她身上的体香一下让我醉了。

  “哎呀,浩浩哥,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啊,看的人家心里发毛。”吴若兮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这一下打的我浑身发酥,我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我轻轻推开了吴若兮。

  “咳咳”我咳嗽两声,“那个若兮啊,去给我从冰箱里那瓶水,要最凉的。”

  “那你你答应我帮我买丝袜我就去!”小妮子又把小嘴嘟起来,那一抹艳丽的红,看的我目眩神迷。

  “好,好,我答应,一双丝袜才多少钱!”实在受不了吴若兮了,我得赶紧把她支开。

  “咕咚咚……”

  使劲灌了几口冰水,心里的邪火才压下去点。

  “浩浩哥,你答应的,给我买丝袜。”吴若兮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是天猫,还说年轻人就是年轻……

  我擦!这……这……

  等我看清这双丝袜的价格,我直接把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19800!!几个零!几个零?

  我特么数了整整三分钟,还是两个零!

  一万九千八!金丝做的么!

  我放下手机赶紧说:“若兮啊,这……这网上商家太黑了吧,要不咱去商场买?”

  他么的,最豪华的商场也没这个价格啊!

  “切,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条是维密限量版……”吴若兮嘟着嘴生气的说。

  一边说还一边扭身子撒娇,让我心里痒痒的。

  可小妮子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表情。

  “我就要……我就要……给我买,给我买嘛!臭浩浩哥!”

  说实话,我虽然有钱,但为自己从没奢侈过一次。但那一瞬间,我动摇了。

  我看着那只黑丝包裹的小脚,心一横,就输了密码。

  一个只抽七块钱一包软红塔的送水工,买了一双19800的丝袜。

  真是一个慷慨的笑话。

  “耶!”吴若兮,开心的握了握小拳头,小腰一扭,长发一甩,回屋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我……我刚才花钱时的动作不够帅气么?香吻呢,鲜花和掌声呢?哪怕一句你真帅也行啊!

  这特么钱花的,也太没滋味了……

  “叮”一条短信:您的账户支出人民币19800元……

  我叫陈浩,长相普通,也没什么学历。一般像我这种人,除非女孩瞎了眼,否则根本看不上。

  可我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有人问我泡妞秘诀,我只能苦笑,不就是因为我们村是城中村,赶上了拆迁改造,赔了不少钱么?

  我媳妇叫吴若依,长的特别好看,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80多斤。大眼睛长睫毛,上大学大学时还是班花呢!而且,她还特别会打扮,每天各种丝袜包臀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那时我还在他们学校做送水工呢!我当时傻呼呼的把水给她们扛上五楼,累的和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可宿舍里几个女生没一个那正眼看我的,吴若依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红着脸偷偷看她,立刻发火了。

  娇声训斥道:“看什么看!一个破送水的就送你得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让我投诉你,到时候连水都让你没的送!”

  我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噔噔噔跑下楼了,虽然我们家不缺钱,可让老妈知道我这份工作又没干长,不定怎么发火呢!

  不过后来当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拆二代后,态度变得那叫天翻地覆。

  几个小女生见到我就咯咯的娇笑。还总是浩哥前浩哥后的叫我。

  有一次,我把水送上去,宿舍里的马小雨还很热情的给我到了一杯水。

  用的她自己的杯子!

  不过偏偏就吴若依,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这个人也算天生犯贱,虽然马小雨长的也一点不差,可我就是就是被她吴若依迷的不行。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苦苦哀求的从老妈要了四十万,到奔驰4s店就提了一辆glc280,一路狂飙开到吴若依宿舍楼下。

  “吴若依,做我女朋友,这辆车就是你的——”我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

  没一会就看到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纷纷探头往下看。

  “哇塞,大奔啊,若依,快看,浩哥开大奔来了。”汤娜娜赞叹。

  “不就一辆破车啊,切!”马小雨话里一股酸味。

  吴若依朝下看了看,白了一眼说:“神经病。”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第二天,她就答应跟我去开房了,还喜滋滋的把车开走了。

  那一天,估计是我活这么大最豪气的一次。

  ……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而说起我老婆吴若仪,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哄的我老爸老妈特别开心,经常从我这拿了钱去给老妈买乱七八糟的补品,老妈也是没心眼,一高兴就给她钱。最近还把那个几十万的翡翠镯子给了老婆,我只能一边看着,干眼红。

  转过脸对我,那叫一个态度差。时不时的就骂我窝囊废,嫌我挣得还没她多,说我吃软饭。

  可家里的开销都是老妈给的,房子也是老妈买的,结婚时还给了她们家二十八万彩礼啊。

  就她做会计虽然一个月有七八千收入,可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说起来她一年收入都不一定够她买两件衣服的,还经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多出的钱全是从我老妈那里骗来的。

  还有脸说我吃软饭!

  不过气归气,我也不敢惹她,现在家里老爸老妈都向着她,得罪她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

  每天她出门就是开奔驰,我呢,只能骑自行车,我想让她带我一段,她竟然说我衣服太脏,会弄脏她的车!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每次我想上她的床,她都问我要一千块,说就是找小姐像她这么漂亮的都不止这个数。

  我不服气,说我还给了你们家那么多彩礼呢!

  谁知道她白我一眼,冷冷的说:“那钱算你买会员卡了!”

  我真想吐血,我一个月就两千多工资,跟她玩两次,就只剩下烟钱了。

  幸好老妈在结婚时给了我一百万,嘱咐我别让老婆知道。

  不过即使每次给了钱,老婆还要让我前前后后洗澡洗一个小时才能碰她,要不就说我身上有味。

  说实话,我没上过学,吵架真吵不过她,不过想想别管怎么样,我们毕竟是两口子。

  电视里不是说,两口子就得互相包容么!

  就这样,凑合过了几年。

  突然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远房表妹也就是我吴若兮要来住一段时间。

  我心想住就住呗,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奇葩。

  老婆的亲戚叫吴若夕,今年21岁,长的简直跟老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比老婆还要高几公分,特别高挑,比电视机里模特还漂亮几分。她今年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到在市艺校做美术老师。

  吴若兮刚来的那几天,都还挺正常,小嘴特别甜,又“姐夫”又“浩浩哥”的叫的我那叫一个爽,觉得一下子有了尊严。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我下班回家,竟然发现吴若兮偷偷的在我电脑上看我下载的小电影。看到我回来,还嘻嘻的笑着说:“浩浩哥,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口……呵呵呵。”

  我脸上烧的厉害,特别尴尬的解释:“瞎说什么,这……这都是你姐看的……”

  “哎呀!她这么坏啊,浩浩哥你看,这垃圾筐里,这么多卫生纸哟——”吴若兮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一脸坏笑。

  我一看急了,赶紧欲盖弥彰的把纸篓往一边踢了踢。

  心里有点委屈,老婆这么高价格,还不兴我自己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小姑娘家家的,哪有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屋里备课去!”

  我的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屋,让我把纸篓处理了,省得尴尬。

  却没想到小妮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用她那对小球球蹭了蹭我。

  奶声奶气的撒娇:“啊,浩浩哥,你不说人家都忘了,你看,人家的丝袜破了唉。你给点钱买双新的吧。”

  说完竟然将一条玉腿直接翘到了我的腿上。

  这……这,这几个意思?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丝袜上的破口,露出的肌肤白的晃眼!

  “咕咚。”我咽了一口唾沫。

  “浩浩哥,你看腿都露出来了,路上好多人都看我,色色的,真讨厌。”吴若兮干脆直接扑倒我身上说。

  她身上的体香一下让我醉了。

  “哎呀,浩浩哥,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啊,看的人家心里发毛。”吴若兮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这一下打的我浑身发酥,我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我轻轻推开了吴若兮。

  “咳咳”我咳嗽两声,“那个若兮啊,去给我从冰箱里那瓶水,要最凉的。”

  “那你你答应我帮我买丝袜我就去!”小妮子又把小嘴嘟起来,那一抹艳丽的红,看的我目眩神迷。

  “好,好,我答应,一双丝袜才多少钱!”实在受不了吴若兮了,我得赶紧把她支开。

  “咕咚咚……”

  使劲灌了几口冰水,心里的邪火才压下去点。

  “浩浩哥,你答应的,给我买丝袜。”吴若兮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是天猫,还说年轻人就是年轻……

  我擦!这……这……

  等我看清这双丝袜的价格,我直接把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19800!!几个零!几个零?

  我特么数了整整三分钟,还是两个零!

  一万九千八!金丝做的么!

  我放下手机赶紧说:“若兮啊,这……这网上商家太黑了吧,要不咱去商场买?”

  他么的,最豪华的商场也没这个价格啊!

  “切,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条是维密限量版……”吴若兮嘟着嘴生气的说。

  一边说还一边扭身子撒娇,让我心里痒痒的。

  可小妮子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表情。

  “我就要……我就要……给我买,给我买嘛!臭浩浩哥!”

  说实话,我虽然有钱,但为自己从没奢侈过一次。但那一瞬间,我动摇了。

  我看着那只黑丝包裹的小脚,心一横,就输了密码。

  一个只抽七块钱一包软红塔的送水工,买了一双19800的丝袜。

  真是一个慷慨的笑话。

  “耶!”吴若兮,开心的握了握小拳头,小腰一扭,长发一甩,回屋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我……我刚才花钱时的动作不够帅气么?香吻呢,鲜花和掌声呢?哪怕一句你真帅也行啊!

  这特么钱花的,也太没滋味了……

  “叮”一条短信:您的账户支出人民币19800元……

  我叫陈浩,长相普通,也没什么学历。一般像我这种人,除非女孩瞎了眼,否则根本看不上。

  可我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有人问我泡妞秘诀,我只能苦笑,不就是因为我们村是城中村,赶上了拆迁改造,赔了不少钱么?

  我媳妇叫吴若依,长的特别好看,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80多斤。大眼睛长睫毛,上大学大学时还是班花呢!而且,她还特别会打扮,每天各种丝袜包臀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那时我还在他们学校做送水工呢!我当时傻呼呼的把水给她们扛上五楼,累的和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可宿舍里几个女生没一个那正眼看我的,吴若依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红着脸偷偷看她,立刻发火了。

  娇声训斥道:“看什么看!一个破送水的就送你得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让我投诉你,到时候连水都让你没的送!”

  我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噔噔噔跑下楼了,虽然我们家不缺钱,可让老妈知道我这份工作又没干长,不定怎么发火呢!

  不过后来当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拆二代后,态度变得那叫天翻地覆。

  几个小女生见到我就咯咯的娇笑。还总是浩哥前浩哥后的叫我。

  有一次,我把水送上去,宿舍里的马小雨还很热情的给我到了一杯水。

  用的她自己的杯子!

  不过偏偏就吴若依,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这个人也算天生犯贱,虽然马小雨长的也一点不差,可我就是就是被她吴若依迷的不行。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苦苦哀求的从老妈要了四十万,到奔驰4s店就提了一辆glc280,一路狂飙开到吴若依宿舍楼下。

  “吴若依,做我女朋友,这辆车就是你的——”我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

  没一会就看到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纷纷探头往下看。

  “哇塞,大奔啊,若依,快看,浩哥开大奔来了。”汤娜娜赞叹。

  “不就一辆破车啊,切!”马小雨话里一股酸味。

  吴若依朝下看了看,白了一眼说:“神经病。”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第二天,她就答应跟我去开房了,还喜滋滋的把车开走了。

  那一天,估计是我活这么大最豪气的一次。

  ……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而说起我老婆吴若仪,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哄的我老爸老妈特别开心,经常从我这拿了钱去给老妈买乱七八糟的补品,老妈也是没心眼,一高兴就给她钱。最近还把那个几十万的翡翠镯子给了老婆,我只能一边看着,干眼红。

  转过脸对我,那叫一个态度差。时不时的就骂我窝囊废,嫌我挣得还没她多,说我吃软饭。

  可家里的开销都是老妈给的,房子也是老妈买的,结婚时还给了她们家二十八万彩礼啊。

  就她做会计虽然一个月有七八千收入,可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说起来她一年收入都不一定够她买两件衣服的,还经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多出的钱全是从我老妈那里骗来的。

  还有脸说我吃软饭!

  不过气归气,我也不敢惹她,现在家里老爸老妈都向着她,得罪她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

  每天她出门就是开奔驰,我呢,只能骑自行车,我想让她带我一段,她竟然说我衣服太脏,会弄脏她的车!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每次我想上她的床,她都问我要一千块,说就是找小姐像她这么漂亮的都不止这个数。

  我不服气,说我还给了你们家那么多彩礼呢!

  谁知道她白我一眼,冷冷的说:“那钱算你买会员卡了!”

  我真想吐血,我一个月就两千多工资,跟她玩两次,就只剩下烟钱了。

  幸好老妈在结婚时给了我一百万,嘱咐我别让老婆知道。

  不过即使每次给了钱,老婆还要让我前前后后洗澡洗一个小时才能碰她,要不就说我身上有味。

  说实话,我没上过学,吵架真吵不过她,不过想想别管怎么样,我们毕竟是两口子。

  电视里不是说,两口子就得互相包容么!

  就这样,凑合过了几年。

  突然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远房表妹也就是我吴若兮要来住一段时间。

  我心想住就住呗,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奇葩。

  老婆的亲戚叫吴若夕,今年21岁,长的简直跟老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比老婆还要高几公分,特别高挑,比电视机里模特还漂亮几分。她今年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到在市艺校做美术老师。

  吴若兮刚来的那几天,都还挺正常,小嘴特别甜,又“姐夫”又“浩浩哥”的叫的我那叫一个爽,觉得一下子有了尊严。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我下班回家,竟然发现吴若兮偷偷的在我电脑上看我下载的小电影。看到我回来,还嘻嘻的笑着说:“浩浩哥,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口……呵呵呵。”

  我脸上烧的厉害,特别尴尬的解释:“瞎说什么,这……这都是你姐看的……”

  “哎呀!她这么坏啊,浩浩哥你看,这垃圾筐里,这么多卫生纸哟——”吴若兮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一脸坏笑。

  我一看急了,赶紧欲盖弥彰的把纸篓往一边踢了踢。

  心里有点委屈,老婆这么高价格,还不兴我自己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小姑娘家家的,哪有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屋里备课去!”

  我的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屋,让我把纸篓处理了,省得尴尬。

  却没想到小妮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用她那对小球球蹭了蹭我。

  奶声奶气的撒娇:“啊,浩浩哥,你不说人家都忘了,你看,人家的丝袜破了唉。你给点钱买双新的吧。”

  说完竟然将一条玉腿直接翘到了我的腿上。

  这……这,这几个意思?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丝袜上的破口,露出的肌肤白的晃眼!

  “咕咚。”我咽了一口唾沫。

  “浩浩哥,你看腿都露出来了,路上好多人都看我,色色的,真讨厌。”吴若兮干脆直接扑倒我身上说。

  她身上的体香一下让我醉了。

  “哎呀,浩浩哥,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啊,看的人家心里发毛。”吴若兮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这一下打的我浑身发酥,我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我轻轻推开了吴若兮。

  “咳咳”我咳嗽两声,“那个若兮啊,去给我从冰箱里那瓶水,要最凉的。”

  “那你你答应我帮我买丝袜我就去!”小妮子又把小嘴嘟起来,那一抹艳丽的红,看的我目眩神迷。

  “好,好,我答应,一双丝袜才多少钱!”实在受不了吴若兮了,我得赶紧把她支开。

  “咕咚咚……”

  使劲灌了几口冰水,心里的邪火才压下去点。

  “浩浩哥,你答应的,给我买丝袜。”吴若兮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是天猫,还说年轻人就是年轻……

  我擦!这……这……

  等我看清这双丝袜的价格,我直接把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19800!!几个零!几个零?

  我特么数了整整三分钟,还是两个零!

  一万九千八!金丝做的么!

  我放下手机赶紧说:“若兮啊,这……这网上商家太黑了吧,要不咱去商场买?”

  他么的,最豪华的商场也没这个价格啊!

  “切,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条是维密限量版……”吴若兮嘟着嘴生气的说。

  一边说还一边扭身子撒娇,让我心里痒痒的。

  可小妮子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表情。

  “我就要……我就要……给我买,给我买嘛!臭浩浩哥!”

  说实话,我虽然有钱,但为自己从没奢侈过一次。但那一瞬间,我动摇了。

  我看着那只黑丝包裹的小脚,心一横,就输了密码。

  一个只抽七块钱一包软红塔的送水工,买了一双19800的丝袜。

  真是一个慷慨的笑话。

  “耶!”吴若兮,开心的握了握小拳头,小腰一扭,长发一甩,回屋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我……我刚才花钱时的动作不够帅气么?香吻呢,鲜花和掌声呢?哪怕一句你真帅也行啊!

  这特么钱花的,也太没滋味了……

  “叮”一条短信:您的账户支出人民币19800元……

  我叫陈浩,长相普通,也没什么学历。一般像我这种人,除非女孩瞎了眼,否则根本看不上。

  可我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有人问我泡妞秘诀,我只能苦笑,不就是因为我们村是城中村,赶上了拆迁改造,赔了不少钱么?

  我媳妇叫吴若依,长的特别好看,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80多斤。大眼睛长睫毛,上大学大学时还是班花呢!而且,她还特别会打扮,每天各种丝袜包臀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那时我还在他们学校做送水工呢!我当时傻呼呼的把水给她们扛上五楼,累的和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可宿舍里几个女生没一个那正眼看我的,吴若依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红着脸偷偷看她,立刻发火了。

  娇声训斥道:“看什么看!一个破送水的就送你得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让我投诉你,到时候连水都让你没的送!”

  我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噔噔噔跑下楼了,虽然我们家不缺钱,可让老妈知道我这份工作又没干长,不定怎么发火呢!

  不过后来当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拆二代后,态度变得那叫天翻地覆。

  几个小女生见到我就咯咯的娇笑。还总是浩哥前浩哥后的叫我。

  有一次,我把水送上去,宿舍里的马小雨还很热情的给我到了一杯水。

  用的她自己的杯子!

  不过偏偏就吴若依,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这个人也算天生犯贱,虽然马小雨长的也一点不差,可我就是就是被她吴若依迷的不行。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苦苦哀求的从老妈要了四十万,到奔驰4s店就提了一辆glc280,一路狂飙开到吴若依宿舍楼下。

  “吴若依,做我女朋友,这辆车就是你的——”我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

  没一会就看到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纷纷探头往下看。

  “哇塞,大奔啊,若依,快看,浩哥开大奔来了。”汤娜娜赞叹。

  “不就一辆破车啊,切!”马小雨话里一股酸味。

  吴若依朝下看了看,白了一眼说:“神经病。”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第二天,她就答应跟我去开房了,还喜滋滋的把车开走了。

  那一天,估计是我活这么大最豪气的一次。

  ……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而说起我老婆吴若仪,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哄的我老爸老妈特别开心,经常从我这拿了钱去给老妈买乱七八糟的补品,老妈也是没心眼,一高兴就给她钱。最近还把那个几十万的翡翠镯子给了老婆,我只能一边看着,干眼红。

  转过脸对我,那叫一个态度差。时不时的就骂我窝囊废,嫌我挣得还没她多,说我吃软饭。

  可家里的开销都是老妈给的,房子也是老妈买的,结婚时还给了她们家二十八万彩礼啊。

  就她做会计虽然一个月有七八千收入,可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说起来她一年收入都不一定够她买两件衣服的,还经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多出的钱全是从我老妈那里骗来的。

  还有脸说我吃软饭!

  不过气归气,我也不敢惹她,现在家里老爸老妈都向着她,得罪她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

  每天她出门就是开奔驰,我呢,只能骑自行车,我想让她带我一段,她竟然说我衣服太脏,会弄脏她的车!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每次我想上她的床,她都问我要一千块,说就是找小姐像她这么漂亮的都不止这个数。

  我不服气,说我还给了你们家那么多彩礼呢!

  谁知道她白我一眼,冷冷的说:“那钱算你买会员卡了!”

  我真想吐血,我一个月就两千多工资,跟她玩两次,就只剩下烟钱了。

  幸好老妈在结婚时给了我一百万,嘱咐我别让老婆知道。

  不过即使每次给了钱,老婆还要让我前前后后洗澡洗一个小时才能碰她,要不就说我身上有味。

  说实话,我没上过学,吵架真吵不过她,不过想想别管怎么样,我们毕竟是两口子。

  电视里不是说,两口子就得互相包容么!

  就这样,凑合过了几年。

  突然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远房表妹也就是我吴若兮要来住一段时间。

  我心想住就住呗,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奇葩。

  老婆的亲戚叫吴若夕,今年21岁,长的简直跟老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比老婆还要高几公分,特别高挑,比电视机里模特还漂亮几分。她今年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到在市艺校做美术老师。

  吴若兮刚来的那几天,都还挺正常,小嘴特别甜,又“姐夫”又“浩浩哥”的叫的我那叫一个爽,觉得一下子有了尊严。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我下班回家,竟然发现吴若兮偷偷的在我电脑上看我下载的小电影。看到我回来,还嘻嘻的笑着说:“浩浩哥,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口……呵呵呵。”

  我脸上烧的厉害,特别尴尬的解释:“瞎说什么,这……这都是你姐看的……”

  “哎呀!她这么坏啊,浩浩哥你看,这垃圾筐里,这么多卫生纸哟——”吴若兮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一脸坏笑。

  我一看急了,赶紧欲盖弥彰的把纸篓往一边踢了踢。

  心里有点委屈,老婆这么高价格,还不兴我自己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小姑娘家家的,哪有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屋里备课去!”

  我的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屋,让我把纸篓处理了,省得尴尬。

  却没想到小妮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用她那对小球球蹭了蹭我。

  奶声奶气的撒娇:“啊,浩浩哥,你不说人家都忘了,你看,人家的丝袜破了唉。你给点钱买双新的吧。”

  说完竟然将一条玉腿直接翘到了我的腿上。

  这……这,这几个意思?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丝袜上的破口,露出的肌肤白的晃眼!

  “咕咚。”我咽了一口唾沫。

  “浩浩哥,你看腿都露出来了,路上好多人都看我,色色的,真讨厌。”吴若兮干脆直接扑倒我身上说。

  她身上的体香一下让我醉了。

  “哎呀,浩浩哥,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啊,看的人家心里发毛。”吴若兮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这一下打的我浑身发酥,我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我轻轻推开了吴若兮。

  “咳咳”我咳嗽两声,“那个若兮啊,去给我从冰箱里那瓶水,要最凉的。”

  “那你你答应我帮我买丝袜我就去!”小妮子又把小嘴嘟起来,那一抹艳丽的红,看的我目眩神迷。

  “好,好,我答应,一双丝袜才多少钱!”实在受不了吴若兮了,我得赶紧把她支开。

  “咕咚咚……”

  使劲灌了几口冰水,心里的邪火才压下去点。

  “浩浩哥,你答应的,给我买丝袜。”吴若兮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是天猫,还说年轻人就是年轻……

  我擦!这……这……

  等我看清这双丝袜的价格,我直接把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19800!!几个零!几个零?

  我特么数了整整三分钟,还是两个零!

  一万九千八!金丝做的么!

  我放下手机赶紧说:“若兮啊,这……这网上商家太黑了吧,要不咱去商场买?”

  他么的,最豪华的商场也没这个价格啊!

  “切,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条是维密限量版……”吴若兮嘟着嘴生气的说。

  一边说还一边扭身子撒娇,让我心里痒痒的。

  可小妮子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表情。

  “我就要……我就要……给我买,给我买嘛!臭浩浩哥!”

  说实话,我虽然有钱,但为自己从没奢侈过一次。但那一瞬间,我动摇了。

  我看着那只黑丝包裹的小脚,心一横,就输了密码。

  一个只抽七块钱一包软红塔的送水工,买了一双19800的丝袜。

  真是一个慷慨的笑话。

  “耶!”吴若兮,开心的握了握小拳头,小腰一扭,长发一甩,回屋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我……我刚才花钱时的动作不够帅气么?香吻呢,鲜花和掌声呢?哪怕一句你真帅也行啊!

  这特么钱花的,也太没滋味了……

  “叮”一条短信:您的账户支出人民币19800元……

  我叫陈浩,长相普通,也没什么学历。一般像我这种人,除非女孩瞎了眼,否则根本看不上。

  可我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有人问我泡妞秘诀,我只能苦笑,不就是因为我们村是城中村,赶上了拆迁改造,赔了不少钱么?

  我媳妇叫吴若依,长的特别好看,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80多斤。大眼睛长睫毛,上大学大学时还是班花呢!而且,她还特别会打扮,每天各种丝袜包臀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那时我还在他们学校做送水工呢!我当时傻呼呼的把水给她们扛上五楼,累的和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可宿舍里几个女生没一个那正眼看我的,吴若依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红着脸偷偷看她,立刻发火了。

  娇声训斥道:“看什么看!一个破送水的就送你得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让我投诉你,到时候连水都让你没的送!”

  我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噔噔噔跑下楼了,虽然我们家不缺钱,可让老妈知道我这份工作又没干长,不定怎么发火呢!

  不过后来当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拆二代后,态度变得那叫天翻地覆。

  几个小女生见到我就咯咯的娇笑。还总是浩哥前浩哥后的叫我。

  有一次,我把水送上去,宿舍里的马小雨还很热情的给我到了一杯水。

  用的她自己的杯子!

  不过偏偏就吴若依,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这个人也算天生犯贱,虽然马小雨长的也一点不差,可我就是就是被她吴若依迷的不行。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苦苦哀求的从老妈要了四十万,到奔驰4s店就提了一辆glc280,一路狂飙开到吴若依宿舍楼下。

  “吴若依,做我女朋友,这辆车就是你的——”我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

  没一会就看到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纷纷探头往下看。

  “哇塞,大奔啊,若依,快看,浩哥开大奔来了。”汤娜娜赞叹。

  “不就一辆破车啊,切!”马小雨话里一股酸味。

  吴若依朝下看了看,白了一眼说:“神经病。”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第二天,她就答应跟我去开房了,还喜滋滋的把车开走了。

  那一天,估计是我活这么大最豪气的一次。

  ……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而说起我老婆吴若仪,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哄的我老爸老妈特别开心,经常从我这拿了钱去给老妈买乱七八糟的补品,老妈也是没心眼,一高兴就给她钱。最近还把那个几十万的翡翠镯子给了老婆,我只能一边看着,干眼红。

  转过脸对我,那叫一个态度差。时不时的就骂我窝囊废,嫌我挣得还没她多,说我吃软饭。

  可家里的开销都是老妈给的,房子也是老妈买的,结婚时还给了她们家二十八万彩礼啊。

  就她做会计虽然一个月有七八千收入,可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说起来她一年收入都不一定够她买两件衣服的,还经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多出的钱全是从我老妈那里骗来的。

  还有脸说我吃软饭!

  不过气归气,我也不敢惹她,现在家里老爸老妈都向着她,得罪她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

  每天她出门就是开奔驰,我呢,只能骑自行车,我想让她带我一段,她竟然说我衣服太脏,会弄脏她的车!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每次我想上她的床,她都问我要一千块,说就是找小姐像她这么漂亮的都不止这个数。

  我不服气,说我还给了你们家那么多彩礼呢!

  谁知道她白我一眼,冷冷的说:“那钱算你买会员卡了!”

  我真想吐血,我一个月就两千多工资,跟她玩两次,就只剩下烟钱了。

  幸好老妈在结婚时给了我一百万,嘱咐我别让老婆知道。

  不过即使每次给了钱,老婆还要让我前前后后洗澡洗一个小时才能碰她,要不就说我身上有味。

  说实话,我没上过学,吵架真吵不过她,不过想想别管怎么样,我们毕竟是两口子。

  电视里不是说,两口子就得互相包容么!

  就这样,凑合过了几年。

  突然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远房表妹也就是我吴若兮要来住一段时间。

  我心想住就住呗,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奇葩。

  老婆的亲戚叫吴若夕,今年21岁,长的简直跟老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比老婆还要高几公分,特别高挑,比电视机里模特还漂亮几分。她今年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到在市艺校做美术老师。

  吴若兮刚来的那几天,都还挺正常,小嘴特别甜,又“姐夫”又“浩浩哥”的叫的我那叫一个爽,觉得一下子有了尊严。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我下班回家,竟然发现吴若兮偷偷的在我电脑上看我下载的小电影。看到我回来,还嘻嘻的笑着说:“浩浩哥,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口……呵呵呵。”

  我脸上烧的厉害,特别尴尬的解释:“瞎说什么,这……这都是你姐看的……”

  “哎呀!她这么坏啊,浩浩哥你看,这垃圾筐里,这么多卫生纸哟——”吴若兮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一脸坏笑。

  我一看急了,赶紧欲盖弥彰的把纸篓往一边踢了踢。

  心里有点委屈,老婆这么高价格,还不兴我自己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小姑娘家家的,哪有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屋里备课去!”

  我的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屋,让我把纸篓处理了,省得尴尬。

  却没想到小妮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用她那对小球球蹭了蹭我。

  奶声奶气的撒娇:“啊,浩浩哥,你不说人家都忘了,你看,人家的丝袜破了唉。你给点钱买双新的吧。”

  说完竟然将一条玉腿直接翘到了我的腿上。

  这……这,这几个意思?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丝袜上的破口,露出的肌肤白的晃眼!

  “咕咚。”我咽了一口唾沫。

  “浩浩哥,你看腿都露出来了,路上好多人都看我,色色的,真讨厌。”吴若兮干脆直接扑倒我身上说。

  她身上的体香一下让我醉了。

  “哎呀,浩浩哥,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啊,看的人家心里发毛。”吴若兮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这一下打的我浑身发酥,我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我轻轻推开了吴若兮。

  “咳咳”我咳嗽两声,“那个若兮啊,去给我从冰箱里那瓶水,要最凉的。”

  “那你你答应我帮我买丝袜我就去!”小妮子又把小嘴嘟起来,那一抹艳丽的红,看的我目眩神迷。

  “好,好,我答应,一双丝袜才多少钱!”实在受不了吴若兮了,我得赶紧把她支开。

  “咕咚咚……”

  使劲灌了几口冰水,心里的邪火才压下去点。

  “浩浩哥,你答应的,给我买丝袜。”吴若兮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是天猫,还说年轻人就是年轻……

  我擦!这……这……

  等我看清这双丝袜的价格,我直接把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19800!!几个零!几个零?

  我特么数了整整三分钟,还是两个零!

  一万九千八!金丝做的么!

  我放下手机赶紧说:“若兮啊,这……这网上商家太黑了吧,要不咱去商场买?”

  他么的,最豪华的商场也没这个价格啊!

  “切,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条是维密限量版……”吴若兮嘟着嘴生气的说。

  一边说还一边扭身子撒娇,让我心里痒痒的。

  可小妮子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表情。

  “我就要……我就要……给我买,给我买嘛!臭浩浩哥!”

  说实话,我虽然有钱,但为自己从没奢侈过一次。但那一瞬间,我动摇了。

  我看着那只黑丝包裹的小脚,心一横,就输了密码。

  一个只抽七块钱一包软红塔的送水工,买了一双19800的丝袜。

  真是一个慷慨的笑话。

  “耶!”吴若兮,开心的握了握小拳头,小腰一扭,长发一甩,回屋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我……我刚才花钱时的动作不够帅气么?香吻呢,鲜花和掌声呢?哪怕一句你真帅也行啊!

  这特么钱花的,也太没滋味了……

  “叮”一条短信:您的账户支出人民币19800元……

  我叫陈浩,长相普通,也没什么学历。一般像我这种人,除非女孩瞎了眼,否则根本看不上。

  可我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有人问我泡妞秘诀,我只能苦笑,不就是因为我们村是城中村,赶上了拆迁改造,赔了不少钱么?

  我媳妇叫吴若依,长的特别好看,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80多斤。大眼睛长睫毛,上大学大学时还是班花呢!而且,她还特别会打扮,每天各种丝袜包臀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那时我还在他们学校做送水工呢!我当时傻呼呼的把水给她们扛上五楼,累的和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可宿舍里几个女生没一个那正眼看我的,吴若依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红着脸偷偷看她,立刻发火了。

  娇声训斥道:“看什么看!一个破送水的就送你得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让我投诉你,到时候连水都让你没的送!”

  我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噔噔噔跑下楼了,虽然我们家不缺钱,可让老妈知道我这份工作又没干长,不定怎么发火呢!

  不过后来当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拆二代后,态度变得那叫天翻地覆。

  几个小女生见到我就咯咯的娇笑。还总是浩哥前浩哥后的叫我。

  有一次,我把水送上去,宿舍里的马小雨还很热情的给我到了一杯水。

  用的她自己的杯子!

  不过偏偏就吴若依,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这个人也算天生犯贱,虽然马小雨长的也一点不差,可我就是就是被她吴若依迷的不行。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苦苦哀求的从老妈要了四十万,到奔驰4s店就提了一辆glc280,一路狂飙开到吴若依宿舍楼下。

  “吴若依,做我女朋友,这辆车就是你的——”我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

  没一会就看到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纷纷探头往下看。

  “哇塞,大奔啊,若依,快看,浩哥开大奔来了。”汤娜娜赞叹。

  “不就一辆破车啊,切!”马小雨话里一股酸味。

  吴若依朝下看了看,白了一眼说:“神经病。”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第二天,她就答应跟我去开房了,还喜滋滋的把车开走了。

  那一天,估计是我活这么大最豪气的一次。

  ……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而说起我老婆吴若仪,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哄的我老爸老妈特别开心,经常从我这拿了钱去给老妈买乱七八糟的补品,老妈也是没心眼,一高兴就给她钱。最近还把那个几十万的翡翠镯子给了老婆,我只能一边看着,干眼红。

  转过脸对我,那叫一个态度差。时不时的就骂我窝囊废,嫌我挣得还没她多,说我吃软饭。

  可家里的开销都是老妈给的,房子也是老妈买的,结婚时还给了她们家二十八万彩礼啊。

  就她做会计虽然一个月有七八千收入,可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说起来她一年收入都不一定够她买两件衣服的,还经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多出的钱全是从我老妈那里骗来的。

  还有脸说我吃软饭!

  不过气归气,我也不敢惹她,现在家里老爸老妈都向着她,得罪她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

  每天她出门就是开奔驰,我呢,只能骑自行车,我想让她带我一段,她竟然说我衣服太脏,会弄脏她的车!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每次我想上她的床,她都问我要一千块,说就是找小姐像她这么漂亮的都不止这个数。

  我不服气,说我还给了你们家那么多彩礼呢!

  谁知道她白我一眼,冷冷的说:“那钱算你买会员卡了!”

  我真想吐血,我一个月就两千多工资,跟她玩两次,就只剩下烟钱了。

  幸好老妈在结婚时给了我一百万,嘱咐我别让老婆知道。

  不过即使每次给了钱,老婆还要让我前前后后洗澡洗一个小时才能碰她,要不就说我身上有味。

  说实话,我没上过学,吵架真吵不过她,不过想想别管怎么样,我们毕竟是两口子。

  电视里不是说,两口子就得互相包容么!

  就这样,凑合过了几年。

  突然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远房表妹也就是我吴若兮要来住一段时间。

  我心想住就住呗,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奇葩。

  老婆的亲戚叫吴若夕,今年21岁,长的简直跟老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比老婆还要高几公分,特别高挑,比电视机里模特还漂亮几分。她今年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到在市艺校做美术老师。

  吴若兮刚来的那几天,都还挺正常,小嘴特别甜,又“姐夫”又“浩浩哥”的叫的我那叫一个爽,觉得一下子有了尊严。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我下班回家,竟然发现吴若兮偷偷的在我电脑上看我下载的小电影。看到我回来,还嘻嘻的笑着说:“浩浩哥,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口……呵呵呵。”

  我脸上烧的厉害,特别尴尬的解释:“瞎说什么,这……这都是你姐看的……”

  “哎呀!她这么坏啊,浩浩哥你看,这垃圾筐里,这么多卫生纸哟——”吴若兮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一脸坏笑。

  我一看急了,赶紧欲盖弥彰的把纸篓往一边踢了踢。

  心里有点委屈,老婆这么高价格,还不兴我自己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小姑娘家家的,哪有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屋里备课去!”

  我的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屋,让我把纸篓处理了,省得尴尬。

  却没想到小妮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用她那对小球球蹭了蹭我。

  奶声奶气的撒娇:“啊,浩浩哥,你不说人家都忘了,你看,人家的丝袜破了唉。你给点钱买双新的吧。”

  说完竟然将一条玉腿直接翘到了我的腿上。

  这……这,这几个意思?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丝袜上的破口,露出的肌肤白的晃眼!

  “咕咚。”我咽了一口唾沫。

  “浩浩哥,你看腿都露出来了,路上好多人都看我,色色的,真讨厌。”吴若兮干脆直接扑倒我身上说。

  她身上的体香一下让我醉了。

  “哎呀,浩浩哥,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啊,看的人家心里发毛。”吴若兮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这一下打的我浑身发酥,我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我轻轻推开了吴若兮。

  “咳咳”我咳嗽两声,“那个若兮啊,去给我从冰箱里那瓶水,要最凉的。”

  “那你你答应我帮我买丝袜我就去!”小妮子又把小嘴嘟起来,那一抹艳丽的红,看的我目眩神迷。

  “好,好,我答应,一双丝袜才多少钱!”实在受不了吴若兮了,我得赶紧把她支开。

  “咕咚咚……”

  使劲灌了几口冰水,心里的邪火才压下去点。

  “浩浩哥,你答应的,给我买丝袜。”吴若兮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是天猫,还说年轻人就是年轻……

  我擦!这……这……

  等我看清这双丝袜的价格,我直接把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19800!!几个零!几个零?

  我特么数了整整三分钟,还是两个零!

  一万九千八!金丝做的么!

  我放下手机赶紧说:“若兮啊,这……这网上商家太黑了吧,要不咱去商场买?”

  他么的,最豪华的商场也没这个价格啊!

  “切,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条是维密限量版……”吴若兮嘟着嘴生气的说。

  一边说还一边扭身子撒娇,让我心里痒痒的。

  可小妮子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表情。

  “我就要……我就要……给我买,给我买嘛!臭浩浩哥!”

  说实话,我虽然有钱,但为自己从没奢侈过一次。但那一瞬间,我动摇了。

  我看着那只黑丝包裹的小脚,心一横,就输了密码。

  一个只抽七块钱一包软红塔的送水工,买了一双19800的丝袜。

  真是一个慷慨的笑话。

  “耶!”吴若兮,开心的握了握小拳头,小腰一扭,长发一甩,回屋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我……我刚才花钱时的动作不够帅气么?香吻呢,鲜花和掌声呢?哪怕一句你真帅也行啊!

  这特么钱花的,也太没滋味了……

  “叮”一条短信:您的账户支出人民币19800元……

  我叫陈浩,长相普通,也没什么学历。一般像我这种人,除非女孩瞎了眼,否则根本看不上。

  可我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有人问我泡妞秘诀,我只能苦笑,不就是因为我们村是城中村,赶上了拆迁改造,赔了不少钱么?

  我媳妇叫吴若依,长的特别好看,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80多斤。大眼睛长睫毛,上大学大学时还是班花呢!而且,她还特别会打扮,每天各种丝袜包臀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那时我还在他们学校做送水工呢!我当时傻呼呼的把水给她们扛上五楼,累的和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可宿舍里几个女生没一个那正眼看我的,吴若依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红着脸偷偷看她,立刻发火了。

  娇声训斥道:“看什么看!一个破送水的就送你得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让我投诉你,到时候连水都让你没的送!”

  我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噔噔噔跑下楼了,虽然我们家不缺钱,可让老妈知道我这份工作又没干长,不定怎么发火呢!

  不过后来当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拆二代后,态度变得那叫天翻地覆。

  几个小女生见到我就咯咯的娇笑。还总是浩哥前浩哥后的叫我。

  有一次,我把水送上去,宿舍里的马小雨还很热情的给我到了一杯水。

  用的她自己的杯子!

  不过偏偏就吴若依,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这个人也算天生犯贱,虽然马小雨长的也一点不差,可我就是就是被她吴若依迷的不行。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苦苦哀求的从老妈要了四十万,到奔驰4s店就提了一辆glc280,一路狂飙开到吴若依宿舍楼下。

  “吴若依,做我女朋友,这辆车就是你的——”我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

  没一会就看到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纷纷探头往下看。

  “哇塞,大奔啊,若依,快看,浩哥开大奔来了。”汤娜娜赞叹。

  “不就一辆破车啊,切!”马小雨话里一股酸味。

  吴若依朝下看了看,白了一眼说:“神经病。”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第二天,她就答应跟我去开房了,还喜滋滋的把车开走了。

  那一天,估计是我活这么大最豪气的一次。

  ……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而说起我老婆吴若仪,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哄的我老爸老妈特别开心,经常从我这拿了钱去给老妈买乱七八糟的补品,老妈也是没心眼,一高兴就给她钱。最近还把那个几十万的翡翠镯子给了老婆,我只能一边看着,干眼红。

  转过脸对我,那叫一个态度差。时不时的就骂我窝囊废,嫌我挣得还没她多,说我吃软饭。

  可家里的开销都是老妈给的,房子也是老妈买的,结婚时还给了她们家二十八万彩礼啊。

  就她做会计虽然一个月有七八千收入,可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说起来她一年收入都不一定够她买两件衣服的,还经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多出的钱全是从我老妈那里骗来的。

  还有脸说我吃软饭!

  不过气归气,我也不敢惹她,现在家里老爸老妈都向着她,得罪她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

  每天她出门就是开奔驰,我呢,只能骑自行车,我想让她带我一段,她竟然说我衣服太脏,会弄脏她的车!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每次我想上她的床,她都问我要一千块,说就是找小姐像她这么漂亮的都不止这个数。

  我不服气,说我还给了你们家那么多彩礼呢!

  谁知道她白我一眼,冷冷的说:“那钱算你买会员卡了!”

  我真想吐血,我一个月就两千多工资,跟她玩两次,就只剩下烟钱了。

  幸好老妈在结婚时给了我一百万,嘱咐我别让老婆知道。

  不过即使每次给了钱,老婆还要让我前前后后洗澡洗一个小时才能碰她,要不就说我身上有味。

  说实话,我没上过学,吵架真吵不过她,不过想想别管怎么样,我们毕竟是两口子。

  电视里不是说,两口子就得互相包容么!

  就这样,凑合过了几年。

  突然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远房表妹也就是我吴若兮要来住一段时间。

  我心想住就住呗,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奇葩。

  老婆的亲戚叫吴若夕,今年21岁,长的简直跟老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比老婆还要高几公分,特别高挑,比电视机里模特还漂亮几分。她今年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到在市艺校做美术老师。

  吴若兮刚来的那几天,都还挺正常,小嘴特别甜,又“姐夫”又“浩浩哥”的叫的我那叫一个爽,觉得一下子有了尊严。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我下班回家,竟然发现吴若兮偷偷的在我电脑上看我下载的小电影。看到我回来,还嘻嘻的笑着说:“浩浩哥,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口……呵呵呵。”

  我脸上烧的厉害,特别尴尬的解释:“瞎说什么,这……这都是你姐看的……”

  “哎呀!她这么坏啊,浩浩哥你看,这垃圾筐里,这么多卫生纸哟——”吴若兮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一脸坏笑。

  我一看急了,赶紧欲盖弥彰的把纸篓往一边踢了踢。

  心里有点委屈,老婆这么高价格,还不兴我自己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小姑娘家家的,哪有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屋里备课去!”

  我的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屋,让我把纸篓处理了,省得尴尬。

  却没想到小妮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用她那对小球球蹭了蹭我。

  奶声奶气的撒娇:“啊,浩浩哥,你不说人家都忘了,你看,人家的丝袜破了唉。你给点钱买双新的吧。”

  说完竟然将一条玉腿直接翘到了我的腿上。

  这……这,这几个意思?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丝袜上的破口,露出的肌肤白的晃眼!

  “咕咚。”我咽了一口唾沫。

  “浩浩哥,你看腿都露出来了,路上好多人都看我,色色的,真讨厌。”吴若兮干脆直接扑倒我身上说。

  她身上的体香一下让我醉了。

  “哎呀,浩浩哥,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啊,看的人家心里发毛。”吴若兮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这一下打的我浑身发酥,我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我轻轻推开了吴若兮。

  “咳咳”我咳嗽两声,“那个若兮啊,去给我从冰箱里那瓶水,要最凉的。”

  “那你你答应我帮我买丝袜我就去!”小妮子又把小嘴嘟起来,那一抹艳丽的红,看的我目眩神迷。

  “好,好,我答应,一双丝袜才多少钱!”实在受不了吴若兮了,我得赶紧把她支开。

  “咕咚咚……”

  使劲灌了几口冰水,心里的邪火才压下去点。

  “浩浩哥,你答应的,给我买丝袜。”吴若兮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是天猫,还说年轻人就是年轻……

  我擦!这……这……

  等我看清这双丝袜的价格,我直接把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19800!!几个零!几个零?

  我特么数了整整三分钟,还是两个零!

  一万九千八!金丝做的么!

  我放下手机赶紧说:“若兮啊,这……这网上商家太黑了吧,要不咱去商场买?”

  他么的,最豪华的商场也没这个价格啊!

  “切,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条是维密限量版……”吴若兮嘟着嘴生气的说。

  一边说还一边扭身子撒娇,让我心里痒痒的。

  可小妮子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表情。

  “我就要……我就要……给我买,给我买嘛!臭浩浩哥!”

  说实话,我虽然有钱,但为自己从没奢侈过一次。但那一瞬间,我动摇了。

  我看着那只黑丝包裹的小脚,心一横,就输了密码。

  一个只抽七块钱一包软红塔的送水工,买了一双19800的丝袜。

  真是一个慷慨的笑话。

  “耶!”吴若兮,开心的握了握小拳头,小腰一扭,长发一甩,回屋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我……我刚才花钱时的动作不够帅气么?香吻呢,鲜花和掌声呢?哪怕一句你真帅也行啊!

  这特么钱花的,也太没滋味了……

  “叮”一条短信:您的账户支出人民币19800元……

  我叫陈浩,长相普通,也没什么学历。一般像我这种人,除非女孩瞎了眼,否则根本看不上。

  可我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有人问我泡妞秘诀,我只能苦笑,不就是因为我们村是城中村,赶上了拆迁改造,赔了不少钱么?

  我媳妇叫吴若依,长的特别好看,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80多斤。大眼睛长睫毛,上大学大学时还是班花呢!而且,她还特别会打扮,每天各种丝袜包臀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那时我还在他们学校做送水工呢!我当时傻呼呼的把水给她们扛上五楼,累的和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可宿舍里几个女生没一个那正眼看我的,吴若依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红着脸偷偷看她,立刻发火了。

  娇声训斥道:“看什么看!一个破送水的就送你得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让我投诉你,到时候连水都让你没的送!”

  我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噔噔噔跑下楼了,虽然我们家不缺钱,可让老妈知道我这份工作又没干长,不定怎么发火呢!

  不过后来当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拆二代后,态度变得那叫天翻地覆。

  几个小女生见到我就咯咯的娇笑。还总是浩哥前浩哥后的叫我。

  有一次,我把水送上去,宿舍里的马小雨还很热情的给我到了一杯水。

  用的她自己的杯子!

  不过偏偏就吴若依,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这个人也算天生犯贱,虽然马小雨长的也一点不差,可我就是就是被她吴若依迷的不行。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苦苦哀求的从老妈要了四十万,到奔驰4s店就提了一辆glc280,一路狂飙开到吴若依宿舍楼下。

  “吴若依,做我女朋友,这辆车就是你的——”我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

  没一会就看到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纷纷探头往下看。

  “哇塞,大奔啊,若依,快看,浩哥开大奔来了。”汤娜娜赞叹。

  “不就一辆破车啊,切!”马小雨话里一股酸味。

  吴若依朝下看了看,白了一眼说:“神经病。”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第二天,她就答应跟我去开房了,还喜滋滋的把车开走了。

  那一天,估计是我活这么大最豪气的一次。

  ……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而说起我老婆吴若仪,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哄的我老爸老妈特别开心,经常从我这拿了钱去给老妈买乱七八糟的补品,老妈也是没心眼,一高兴就给她钱。最近还把那个几十万的翡翠镯子给了老婆,我只能一边看着,干眼红。

  转过脸对我,那叫一个态度差。时不时的就骂我窝囊废,嫌我挣得还没她多,说我吃软饭。

  可家里的开销都是老妈给的,房子也是老妈买的,结婚时还给了她们家二十八万彩礼啊。

  就她做会计虽然一个月有七八千收入,可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说起来她一年收入都不一定够她买两件衣服的,还经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多出的钱全是从我老妈那里骗来的。

  还有脸说我吃软饭!

  不过气归气,我也不敢惹她,现在家里老爸老妈都向着她,得罪她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

  每天她出门就是开奔驰,我呢,只能骑自行车,我想让她带我一段,她竟然说我衣服太脏,会弄脏她的车!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每次我想上她的床,她都问我要一千块,说就是找小姐像她这么漂亮的都不止这个数。

  我不服气,说我还给了你们家那么多彩礼呢!

  谁知道她白我一眼,冷冷的说:“那钱算你买会员卡了!”

  我真想吐血,我一个月就两千多工资,跟她玩两次,就只剩下烟钱了。

  幸好老妈在结婚时给了我一百万,嘱咐我别让老婆知道。

  不过即使每次给了钱,老婆还要让我前前后后洗澡洗一个小时才能碰她,要不就说我身上有味。

  说实话,我没上过学,吵架真吵不过她,不过想想别管怎么样,我们毕竟是两口子。

  电视里不是说,两口子就得互相包容么!

  就这样,凑合过了几年。

  突然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远房表妹也就是我吴若兮要来住一段时间。

  我心想住就住呗,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奇葩。

  老婆的亲戚叫吴若夕,今年21岁,长的简直跟老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比老婆还要高几公分,特别高挑,比电视机里模特还漂亮几分。她今年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到在市艺校做美术老师。

  吴若兮刚来的那几天,都还挺正常,小嘴特别甜,又“姐夫”又“浩浩哥”的叫的我那叫一个爽,觉得一下子有了尊严。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我下班回家,竟然发现吴若兮偷偷的在我电脑上看我下载的小电影。看到我回来,还嘻嘻的笑着说:“浩浩哥,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口……呵呵呵。”

  我脸上烧的厉害,特别尴尬的解释:“瞎说什么,这……这都是你姐看的……”

  “哎呀!她这么坏啊,浩浩哥你看,这垃圾筐里,这么多卫生纸哟——”吴若兮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一脸坏笑。

  我一看急了,赶紧欲盖弥彰的把纸篓往一边踢了踢。

  心里有点委屈,老婆这么高价格,还不兴我自己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小姑娘家家的,哪有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屋里备课去!”

  我的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屋,让我把纸篓处理了,省得尴尬。

  却没想到小妮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用她那对小球球蹭了蹭我。

  奶声奶气的撒娇:“啊,浩浩哥,你不说人家都忘了,你看,人家的丝袜破了唉。你给点钱买双新的吧。”

  说完竟然将一条玉腿直接翘到了我的腿上。

  这……这,这几个意思?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丝袜上的破口,露出的肌肤白的晃眼!

  “咕咚。”我咽了一口唾沫。

  “浩浩哥,你看腿都露出来了,路上好多人都看我,色色的,真讨厌。”吴若兮干脆直接扑倒我身上说。

  她身上的体香一下让我醉了。

  “哎呀,浩浩哥,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啊,看的人家心里发毛。”吴若兮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这一下打的我浑身发酥,我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我轻轻推开了吴若兮。

  “咳咳”我咳嗽两声,“那个若兮啊,去给我从冰箱里那瓶水,要最凉的。”

  “那你你答应我帮我买丝袜我就去!”小妮子又把小嘴嘟起来,那一抹艳丽的红,看的我目眩神迷。

  “好,好,我答应,一双丝袜才多少钱!”实在受不了吴若兮了,我得赶紧把她支开。

  “咕咚咚……”

  使劲灌了几口冰水,心里的邪火才压下去点。

  “浩浩哥,你答应的,给我买丝袜。”吴若兮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是天猫,还说年轻人就是年轻……

  我擦!这……这……

  等我看清这双丝袜的价格,我直接把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19800!!几个零!几个零?

  我特么数了整整三分钟,还是两个零!

  一万九千八!金丝做的么!

  我放下手机赶紧说:“若兮啊,这……这网上商家太黑了吧,要不咱去商场买?”

  他么的,最豪华的商场也没这个价格啊!

  “切,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条是维密限量版……”吴若兮嘟着嘴生气的说。

  一边说还一边扭身子撒娇,让我心里痒痒的。

  可小妮子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表情。

  “我就要……我就要……给我买,给我买嘛!臭浩浩哥!”

  说实话,我虽然有钱,但为自己从没奢侈过一次。但那一瞬间,我动摇了。

  我看着那只黑丝包裹的小脚,心一横,就输了密码。

  一个只抽七块钱一包软红塔的送水工,买了一双19800的丝袜。

  真是一个慷慨的笑话。

  “耶!”吴若兮,开心的握了握小拳头,小腰一扭,长发一甩,回屋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我……我刚才花钱时的动作不够帅气么?香吻呢,鲜花和掌声呢?哪怕一句你真帅也行啊!

  这特么钱花的,也太没滋味了……

  “叮”一条短信:您的账户支出人民币19800元……

  我叫陈浩,长相普通,也没什么学历。一般像我这种人,除非女孩瞎了眼,否则根本看不上。

  可我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有人问我泡妞秘诀,我只能苦笑,不就是因为我们村是城中村,赶上了拆迁改造,赔了不少钱么?

  我媳妇叫吴若依,长的特别好看,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80多斤。大眼睛长睫毛,上大学大学时还是班花呢!而且,她还特别会打扮,每天各种丝袜包臀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那时我还在他们学校做送水工呢!我当时傻呼呼的把水给她们扛上五楼,累的和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可宿舍里几个女生没一个那正眼看我的,吴若依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红着脸偷偷看她,立刻发火了。

  娇声训斥道:“看什么看!一个破送水的就送你得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让我投诉你,到时候连水都让你没的送!”

  我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噔噔噔跑下楼了,虽然我们家不缺钱,可让老妈知道我这份工作又没干长,不定怎么发火呢!

  不过后来当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拆二代后,态度变得那叫天翻地覆。

  几个小女生见到我就咯咯的娇笑。还总是浩哥前浩哥后的叫我。

  有一次,我把水送上去,宿舍里的马小雨还很热情的给我到了一杯水。

  用的她自己的杯子!

  不过偏偏就吴若依,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这个人也算天生犯贱,虽然马小雨长的也一点不差,可我就是就是被她吴若依迷的不行。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苦苦哀求的从老妈要了四十万,到奔驰4s店就提了一辆glc280,一路狂飙开到吴若依宿舍楼下。

  “吴若依,做我女朋友,这辆车就是你的——”我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

  没一会就看到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纷纷探头往下看。

  “哇塞,大奔啊,若依,快看,浩哥开大奔来了。”汤娜娜赞叹。

  “不就一辆破车啊,切!”马小雨话里一股酸味。

  吴若依朝下看了看,白了一眼说:“神经病。”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第二天,她就答应跟我去开房了,还喜滋滋的把车开走了。

  那一天,估计是我活这么大最豪气的一次。

  ……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而说起我老婆吴若仪,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哄的我老爸老妈特别开心,经常从我这拿了钱去给老妈买乱七八糟的补品,老妈也是没心眼,一高兴就给她钱。最近还把那个几十万的翡翠镯子给了老婆,我只能一边看着,干眼红。

  转过脸对我,那叫一个态度差。时不时的就骂我窝囊废,嫌我挣得还没她多,说我吃软饭。

  可家里的开销都是老妈给的,房子也是老妈买的,结婚时还给了她们家二十八万彩礼啊。

  就她做会计虽然一个月有七八千收入,可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说起来她一年收入都不一定够她买两件衣服的,还经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多出的钱全是从我老妈那里骗来的。

  还有脸说我吃软饭!

  不过气归气,我也不敢惹她,现在家里老爸老妈都向着她,得罪她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

  每天她出门就是开奔驰,我呢,只能骑自行车,我想让她带我一段,她竟然说我衣服太脏,会弄脏她的车!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每次我想上她的床,她都问我要一千块,说就是找小姐像她这么漂亮的都不止这个数。

  我不服气,说我还给了你们家那么多彩礼呢!

  谁知道她白我一眼,冷冷的说:“那钱算你买会员卡了!”

  我真想吐血,我一个月就两千多工资,跟她玩两次,就只剩下烟钱了。

  幸好老妈在结婚时给了我一百万,嘱咐我别让老婆知道。

  不过即使每次给了钱,老婆还要让我前前后后洗澡洗一个小时才能碰她,要不就说我身上有味。

  说实话,我没上过学,吵架真吵不过她,不过想想别管怎么样,我们毕竟是两口子。

  电视里不是说,两口子就得互相包容么!

  就这样,凑合过了几年。

  突然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远房表妹也就是我吴若兮要来住一段时间。

  我心想住就住呗,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奇葩。

  老婆的亲戚叫吴若夕,今年21岁,长的简直跟老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比老婆还要高几公分,特别高挑,比电视机里模特还漂亮几分。她今年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到在市艺校做美术老师。

  吴若兮刚来的那几天,都还挺正常,小嘴特别甜,又“姐夫”又“浩浩哥”的叫的我那叫一个爽,觉得一下子有了尊严。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我下班回家,竟然发现吴若兮偷偷的在我电脑上看我下载的小电影。看到我回来,还嘻嘻的笑着说:“浩浩哥,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口……呵呵呵。”

  我脸上烧的厉害,特别尴尬的解释:“瞎说什么,这……这都是你姐看的……”

  “哎呀!她这么坏啊,浩浩哥你看,这垃圾筐里,这么多卫生纸哟——”吴若兮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一脸坏笑。

  我一看急了,赶紧欲盖弥彰的把纸篓往一边踢了踢。

  心里有点委屈,老婆这么高价格,还不兴我自己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小姑娘家家的,哪有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屋里备课去!”

  我的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屋,让我把纸篓处理了,省得尴尬。

  却没想到小妮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用她那对小球球蹭了蹭我。

  奶声奶气的撒娇:“啊,浩浩哥,你不说人家都忘了,你看,人家的丝袜破了唉。你给点钱买双新的吧。”

  说完竟然将一条玉腿直接翘到了我的腿上。

  这……这,这几个意思?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丝袜上的破口,露出的肌肤白的晃眼!

  “咕咚。”我咽了一口唾沫。

  “浩浩哥,你看腿都露出来了,路上好多人都看我,色色的,真讨厌。”吴若兮干脆直接扑倒我身上说。

  她身上的体香一下让我醉了。

  “哎呀,浩浩哥,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啊,看的人家心里发毛。”吴若兮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这一下打的我浑身发酥,我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我轻轻推开了吴若兮。

  “咳咳”我咳嗽两声,“那个若兮啊,去给我从冰箱里那瓶水,要最凉的。”

  “那你你答应我帮我买丝袜我就去!”小妮子又把小嘴嘟起来,那一抹艳丽的红,看的我目眩神迷。

  “好,好,我答应,一双丝袜才多少钱!”实在受不了吴若兮了,我得赶紧把她支开。

  “咕咚咚……”

  使劲灌了几口冰水,心里的邪火才压下去点。

  “浩浩哥,你答应的,给我买丝袜。”吴若兮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是天猫,还说年轻人就是年轻……

  我擦!这……这……

  等我看清这双丝袜的价格,我直接把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19800!!几个零!几个零?

  我特么数了整整三分钟,还是两个零!

  一万九千八!金丝做的么!

  我放下手机赶紧说:“若兮啊,这……这网上商家太黑了吧,要不咱去商场买?”

  他么的,最豪华的商场也没这个价格啊!

  “切,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条是维密限量版……”吴若兮嘟着嘴生气的说。

  一边说还一边扭身子撒娇,让我心里痒痒的。

  可小妮子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表情。

  “我就要……我就要……给我买,给我买嘛!臭浩浩哥!”

  说实话,我虽然有钱,但为自己从没奢侈过一次。但那一瞬间,我动摇了。

  我看着那只黑丝包裹的小脚,心一横,就输了密码。

  一个只抽七块钱一包软红塔的送水工,买了一双19800的丝袜。

  真是一个慷慨的笑话。

  “耶!”吴若兮,开心的握了握小拳头,小腰一扭,长发一甩,回屋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我……我刚才花钱时的动作不够帅气么?香吻呢,鲜花和掌声呢?哪怕一句你真帅也行啊!

  这特么钱花的,也太没滋味了……

  “叮”一条短信:您的账户支出人民币19800元……

  我叫陈浩,长相普通,也没什么学历。一般像我这种人,除非女孩瞎了眼,否则根本看不上。

  可我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有人问我泡妞秘诀,我只能苦笑,不就是因为我们村是城中村,赶上了拆迁改造,赔了不少钱么?

  我媳妇叫吴若依,长的特别好看,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80多斤。大眼睛长睫毛,上大学大学时还是班花呢!而且,她还特别会打扮,每天各种丝袜包臀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那时我还在他们学校做送水工呢!我当时傻呼呼的把水给她们扛上五楼,累的和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可宿舍里几个女生没一个那正眼看我的,吴若依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红着脸偷偷看她,立刻发火了。

  娇声训斥道:“看什么看!一个破送水的就送你得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让我投诉你,到时候连水都让你没的送!”

  我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噔噔噔跑下楼了,虽然我们家不缺钱,可让老妈知道我这份工作又没干长,不定怎么发火呢!

  不过后来当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拆二代后,态度变得那叫天翻地覆。

  几个小女生见到我就咯咯的娇笑。还总是浩哥前浩哥后的叫我。

  有一次,我把水送上去,宿舍里的马小雨还很热情的给我到了一杯水。

  用的她自己的杯子!

  不过偏偏就吴若依,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这个人也算天生犯贱,虽然马小雨长的也一点不差,可我就是就是被她吴若依迷的不行。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苦苦哀求的从老妈要了四十万,到奔驰4s店就提了一辆glc280,一路狂飙开到吴若依宿舍楼下。

  “吴若依,做我女朋友,这辆车就是你的——”我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

  没一会就看到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纷纷探头往下看。

  “哇塞,大奔啊,若依,快看,浩哥开大奔来了。”汤娜娜赞叹。

  “不就一辆破车啊,切!”马小雨话里一股酸味。

  吴若依朝下看了看,白了一眼说:“神经病。”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第二天,她就答应跟我去开房了,还喜滋滋的把车开走了。

  那一天,估计是我活这么大最豪气的一次。

  ……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而说起我老婆吴若仪,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哄的我老爸老妈特别开心,经常从我这拿了钱去给老妈买乱七八糟的补品,老妈也是没心眼,一高兴就给她钱。最近还把那个几十万的翡翠镯子给了老婆,我只能一边看着,干眼红。

  转过脸对我,那叫一个态度差。时不时的就骂我窝囊废,嫌我挣得还没她多,说我吃软饭。

  可家里的开销都是老妈给的,房子也是老妈买的,结婚时还给了她们家二十八万彩礼啊。

  就她做会计虽然一个月有七八千收入,可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说起来她一年收入都不一定够她买两件衣服的,还经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多出的钱全是从我老妈那里骗来的。

  还有脸说我吃软饭!

  不过气归气,我也不敢惹她,现在家里老爸老妈都向着她,得罪她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

  每天她出门就是开奔驰,我呢,只能骑自行车,我想让她带我一段,她竟然说我衣服太脏,会弄脏她的车!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每次我想上她的床,她都问我要一千块,说就是找小姐像她这么漂亮的都不止这个数。

  我不服气,说我还给了你们家那么多彩礼呢!

  谁知道她白我一眼,冷冷的说:“那钱算你买会员卡了!”

  我真想吐血,我一个月就两千多工资,跟她玩两次,就只剩下烟钱了。

  幸好老妈在结婚时给了我一百万,嘱咐我别让老婆知道。

  不过即使每次给了钱,老婆还要让我前前后后洗澡洗一个小时才能碰她,要不就说我身上有味。

  说实话,我没上过学,吵架真吵不过她,不过想想别管怎么样,我们毕竟是两口子。

  电视里不是说,两口子就得互相包容么!

  就这样,凑合过了几年。

  突然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远房表妹也就是我吴若兮要来住一段时间。

  我心想住就住呗,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奇葩。

  老婆的亲戚叫吴若夕,今年21岁,长的简直跟老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比老婆还要高几公分,特别高挑,比电视机里模特还漂亮几分。她今年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到在市艺校做美术老师。

  吴若兮刚来的那几天,都还挺正常,小嘴特别甜,又“姐夫”又“浩浩哥”的叫的我那叫一个爽,觉得一下子有了尊严。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我下班回家,竟然发现吴若兮偷偷的在我电脑上看我下载的小电影。看到我回来,还嘻嘻的笑着说:“浩浩哥,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口……呵呵呵。”

  我脸上烧的厉害,特别尴尬的解释:“瞎说什么,这……这都是你姐看的……”

  “哎呀!她这么坏啊,浩浩哥你看,这垃圾筐里,这么多卫生纸哟——”吴若兮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一脸坏笑。

  我一看急了,赶紧欲盖弥彰的把纸篓往一边踢了踢。

  心里有点委屈,老婆这么高价格,还不兴我自己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小姑娘家家的,哪有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屋里备课去!”

  我的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屋,让我把纸篓处理了,省得尴尬。

  却没想到小妮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用她那对小球球蹭了蹭我。

  奶声奶气的撒娇:“啊,浩浩哥,你不说人家都忘了,你看,人家的丝袜破了唉。你给点钱买双新的吧。”

  说完竟然将一条玉腿直接翘到了我的腿上。

  这……这,这几个意思?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丝袜上的破口,露出的肌肤白的晃眼!

  “咕咚。”我咽了一口唾沫。

  “浩浩哥,你看腿都露出来了,路上好多人都看我,色色的,真讨厌。”吴若兮干脆直接扑倒我身上说。

  她身上的体香一下让我醉了。

  “哎呀,浩浩哥,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啊,看的人家心里发毛。”吴若兮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这一下打的我浑身发酥,我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我轻轻推开了吴若兮。

  “咳咳”我咳嗽两声,“那个若兮啊,去给我从冰箱里那瓶水,要最凉的。”

  “那你你答应我帮我买丝袜我就去!”小妮子又把小嘴嘟起来,那一抹艳丽的红,看的我目眩神迷。

  “好,好,我答应,一双丝袜才多少钱!”实在受不了吴若兮了,我得赶紧把她支开。

  “咕咚咚……”

  使劲灌了几口冰水,心里的邪火才压下去点。

  “浩浩哥,你答应的,给我买丝袜。”吴若兮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是天猫,还说年轻人就是年轻……

  我擦!这……这……

  等我看清这双丝袜的价格,我直接把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19800!!几个零!几个零?

  我特么数了整整三分钟,还是两个零!

  一万九千八!金丝做的么!

  我放下手机赶紧说:“若兮啊,这……这网上商家太黑了吧,要不咱去商场买?”

  他么的,最豪华的商场也没这个价格啊!

  “切,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条是维密限量版……”吴若兮嘟着嘴生气的说。

  一边说还一边扭身子撒娇,让我心里痒痒的。

  可小妮子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表情。

  “我就要……我就要……给我买,给我买嘛!臭浩浩哥!”

  说实话,我虽然有钱,但为自己从没奢侈过一次。但那一瞬间,我动摇了。

  我看着那只黑丝包裹的小脚,心一横,就输了密码。

  一个只抽七块钱一包软红塔的送水工,买了一双19800的丝袜。

  真是一个慷慨的笑话。

  “耶!”吴若兮,开心的握了握小拳头,小腰一扭,长发一甩,回屋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我……我刚才花钱时的动作不够帅气么?香吻呢,鲜花和掌声呢?哪怕一句你真帅也行啊!

  这特么钱花的,也太没滋味了……

  “叮”一条短信:您的账户支出人民币19800元……

  我叫陈浩,长相普通,也没什么学历。一般像我这种人,除非女孩瞎了眼,否则根本看不上。

  可我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有人问我泡妞秘诀,我只能苦笑,不就是因为我们村是城中村,赶上了拆迁改造,赔了不少钱么?

  我媳妇叫吴若依,长的特别好看,一米六五的身高,只有80多斤。大眼睛长睫毛,上大学大学时还是班花呢!而且,她还特别会打扮,每天各种丝袜包臀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的不行!

  那时我还在他们学校做送水工呢!我当时傻呼呼的把水给她们扛上五楼,累的和狗一样呼哧呼哧喘气,可宿舍里几个女生没一个那正眼看我的,吴若依瞟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红着脸偷偷看她,立刻发火了。

  娇声训斥道:“看什么看!一个破送水的就送你得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让我投诉你,到时候连水都让你没的送!”

  我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噔噔噔跑下楼了,虽然我们家不缺钱,可让老妈知道我这份工作又没干长,不定怎么发火呢!

  不过后来当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拆二代后,态度变得那叫天翻地覆。

  几个小女生见到我就咯咯的娇笑。还总是浩哥前浩哥后的叫我。

  有一次,我把水送上去,宿舍里的马小雨还很热情的给我到了一杯水。

  用的她自己的杯子!

  不过偏偏就吴若依,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这个人也算天生犯贱,虽然马小雨长的也一点不差,可我就是就是被她吴若依迷的不行。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苦苦哀求的从老妈要了四十万,到奔驰4s店就提了一辆glc280,一路狂飙开到吴若依宿舍楼下。

  “吴若依,做我女朋友,这辆车就是你的——”我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

  没一会就看到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纷纷探头往下看。

  “哇塞,大奔啊,若依,快看,浩哥开大奔来了。”汤娜娜赞叹。

  “不就一辆破车啊,切!”马小雨话里一股酸味。

  吴若依朝下看了看,白了一眼说:“神经病。”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第二天,她就答应跟我去开房了,还喜滋滋的把车开走了。

  那一天,估计是我活这么大最豪气的一次。

  ……

  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而说起我老婆吴若仪,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女人,哄的我老爸老妈特别开心,经常从我这拿了钱去给老妈买乱七八糟的补品,老妈也是没心眼,一高兴就给她钱。最近还把那个几十万的翡翠镯子给了老婆,我只能一边看着,干眼红。

  转过脸对我,那叫一个态度差。时不时的就骂我窝囊废,嫌我挣得还没她多,说我吃软饭。

  可家里的开销都是老妈给的,房子也是老妈买的,结婚时还给了她们家二十八万彩礼啊。

  就她做会计虽然一个月有七八千收入,可她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说起来她一年收入都不一定够她买两件衣服的,还经常跟一群狐朋狗友大吃大喝,多出的钱全是从我老妈那里骗来的。

  还有脸说我吃软饭!

  不过气归气,我也不敢惹她,现在家里老爸老妈都向着她,得罪她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

  每天她出门就是开奔驰,我呢,只能骑自行车,我想让她带我一段,她竟然说我衣服太脏,会弄脏她的车!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每次我想上她的床,她都问我要一千块,说就是找小姐像她这么漂亮的都不止这个数。

  我不服气,说我还给了你们家那么多彩礼呢!

  谁知道她白我一眼,冷冷的说:“那钱算你买会员卡了!”

  我真想吐血,我一个月就两千多工资,跟她玩两次,就只剩下烟钱了。

  幸好老妈在结婚时给了我一百万,嘱咐我别让老婆知道。

  不过即使每次给了钱,老婆还要让我前前后后洗澡洗一个小时才能碰她,要不就说我身上有味。

  说实话,我没上过学,吵架真吵不过她,不过想想别管怎么样,我们毕竟是两口子。

  电视里不是说,两口子就得互相包容么!

  就这样,凑合过了几年。

  突然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远房表妹也就是我吴若兮要来住一段时间。

  我心想住就住呗,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奇葩。

  老婆的亲戚叫吴若夕,今年21岁,长的简直跟老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比老婆还要高几公分,特别高挑,比电视机里模特还漂亮几分。她今年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到在市艺校做美术老师。

  吴若兮刚来的那几天,都还挺正常,小嘴特别甜,又“姐夫”又“浩浩哥”的叫的我那叫一个爽,觉得一下子有了尊严。

  然而好景不长,一次我下班回家,竟然发现吴若兮偷偷的在我电脑上看我下载的小电影。看到我回来,还嘻嘻的笑着说:“浩浩哥,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口……呵呵呵。”

  我脸上烧的厉害,特别尴尬的解释:“瞎说什么,这……这都是你姐看的……”

  “哎呀!她这么坏啊,浩浩哥你看,这垃圾筐里,这么多卫生纸哟——”吴若兮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一脸坏笑。

  我一看急了,赶紧欲盖弥彰的把纸篓往一边踢了踢。

  心里有点委屈,老婆这么高价格,还不兴我自己解决?

  我没好气的说:“小姑娘家家的,哪有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屋里备课去!”

  我的意思是让她赶紧回屋,让我把纸篓处理了,省得尴尬。

  却没想到小妮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有意无意的用她那对小球球蹭了蹭我。

  奶声奶气的撒娇:“啊,浩浩哥,你不说人家都忘了,你看,人家的丝袜破了唉。你给点钱买双新的吧。”

  说完竟然将一条玉腿直接翘到了我的腿上。

  这……这,这几个意思?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丝袜上的破口,露出的肌肤白的晃眼!

  “咕咚。”我咽了一口唾沫。

  “浩浩哥,你看腿都露出来了,路上好多人都看我,色色的,真讨厌。”吴若兮干脆直接扑倒我身上说。

  她身上的体香一下让我醉了。

  “哎呀,浩浩哥,你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啊,看的人家心里发毛。”吴若兮用小拳头打了我一下,这一下打的我浑身发酥,我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我轻轻推开了吴若兮。

  “咳咳”我咳嗽两声,“那个若兮啊,去给我从冰箱里那瓶水,要最凉的。”

  “那你你答应我帮我买丝袜我就去!”小妮子又把小嘴嘟起来,那一抹艳丽的红,看的我目眩神迷。

  “好,好,我答应,一双丝袜才多少钱!”实在受不了吴若兮了,我得赶紧把她支开。

  “咕咚咚……”

  使劲灌了几口冰水,心里的邪火才压下去点。

  “浩浩哥,你答应的,给我买丝袜。”吴若兮笑嘻嘻的把手机递给我。

  我一看是天猫,还说年轻人就是年轻……

  我擦!这……这……

  等我看清这双丝袜的价格,我直接把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19800!!几个零!几个零?

  我特么数了整整三分钟,还是两个零!

  一万九千八!金丝做的么!

  我放下手机赶紧说:“若兮啊,这……这网上商家太黑了吧,要不咱去商场买?”

  他么的,最豪华的商场也没这个价格啊!

  “切,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条是维密限量版……”吴若兮嘟着嘴生气的说。

  一边说还一边扭身子撒娇,让我心里痒痒的。

  可小妮子似乎完全没注意我的表情。

  “我就要……我就要……给我买,给我买嘛!臭浩浩哥!”

  说实话,我虽然有钱,但为自己从没奢侈过一次。但那一瞬间,我动摇了。

  我看着那只黑丝包裹的小脚,心一横,就输了密码。

  一个只抽七块钱一包软红塔的送水工,买了一双19800的丝袜。

  真是一个慷慨的笑话。

  “耶!”吴若兮,开心的握了握小拳头,小腰一扭,长发一甩,回屋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我……我刚才花钱时的动作不够帅气么?香吻呢,鲜花和掌声呢?哪怕一句你真帅也行啊!

  这特么钱花的,也太没滋味了……

  “叮”一条短信:您的账户支出人民币19800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