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八百九十四章 别辜负
  黑武人不知底细,攻势暂停。

  皇帝知道了底细,攻势暂停。

  诚如皇帝所期盼的那样,若是手中有大量天雷,别说打赢这一战,就算是灭黑武都有了希望,在这一刻,皇帝才感受到了天下格局会因为某一个东西的出现而改变,这个天下太大,大到以他的眼界看到的不过万一,这个天下太小,改变天下或许只因一人一物。

  站在别古城的城墙上,看着远处黑武大军重新结阵将别古城围的水泄不通,其实皇帝很清楚,就算是有天雷这样的大杀器震慑,黑武人也不会迟疑太久。

  对于黑武人来说,尽快拿下他这个大宁皇帝这一战就算是胜了,不管丢失了多少土地,宁帝死或是被生擒,这一战将是扭转乾坤的关键。

  “你看看那些黑武人。”

  皇帝指向城外。

  “他们大部分其实都是平民百姓,可是因为心奉月,他们变成了士兵。”

  裴亭山垂首:“所以陛下当初下令遏制禅宗入中原是对的,宗教对于百姓的影响太大,百姓们一旦深陷其中就会迷失本性,会觉得自己真的会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会觉得所谓的神会保护他们一辈子。”

  “朕为什么不敢放松,朕的先祖乃至于父兄,历代大宁皇帝都不敢放松,是因为都深知要想让百姓心定不变,当让百姓以大宁为心中信仰,而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神仙佛陀,百姓们心中信仰不变,大宁永昌,然而改变百姓心中信仰的不是百姓自己,而是大宁,如果大宁弱了,那么百姓们也就弱了,百姓们信仰动摇了,大宁就难了。”

  皇帝吐出一口气:“朕憋着劲儿要打出来大宁数百年未有之气势,也是为了让百姓们心中信仰笃定。”

  裴亭山垂首:“臣看的不如陛下远,臣思虑也不如陛下多,臣只知时刻谨记一件事,那就是不管陛下做什么决定,臣都会陪着陛下,陛下手指的方向,就是臣带着刀兵向前的方向,臣练兵,始终在对士兵们说,不进攻的刀兵不合格,因为臣知道,陛下需要一个人一支队伍,始终向前,有人可进,有人可守,有人可退,臣就是那个可进之人。”

  皇帝从裴亭山的话里听出来什么,转头看向他:“你应该明白,朕宁可失去这来之不易争得的土地,也不希望你出事。”

  裴亭山笑了笑:“臣在疆场这么多年,每一次厮杀之前都会抱定必死之心,所以陛下不用担心,老臣惜命,所以逢战才会不畏死,臣了解战场,战场上越是不怕死的,反而越活得久。”

  皇帝微微摇头:“不胜之战,不是朕想要的,何谓胜?不是杀敌多少,而是你我都还在。”

  裴亭山垂首:“臣,铭记于心。”

  半个时辰之后,一个收拾出来的小院里,裴亭山靠在椅子上坐于树下乘凉,他的亲兵引领着沈冷从院外走进来,裴亭山看到沈冷之后没有起身,依然斜靠在那,依然盛气凌人。

  可他有这个资格。

  “小子,过来坐。”

  裴亭山摆了摆手,示意亲兵们都退下去,院子里只剩下他和沈冷两个人。

  “坐下来聊几句,今日我在城中休息一夜,明日我还要回城外刀兵大营。”

  裴亭山看了沈冷一眼,指了指旁边放着的蒲扇:“天气酷热,为我摇扇。”

  沈冷在裴亭山面前坐下来,拿了蒲扇为裴亭山扇风,裴亭山满意的笑了笑,虽仍是一脸倨傲,可眼神里有些欣慰一闪而过。

  “说说吧,你对我是什么印象?”

  他问沈冷。

  “前辈楷模。”

  沈冷回答。

  裴亭山撇嘴:“少他娘的放屁扯淡,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当初我派人想弄死孟长安,也想派人弄死你,还前辈楷模,你们俩心里要是没有骂过我祖宗十八代,我跟你姓。”

  沈冷讪讪的笑了笑,确实不好回答。

  裴亭山哼了一声:“还特么的真骂过?”

  沈冷笑的更尴尬了。

  裴亭山瞪了他一眼:“使点劲儿,绵软无力的像个娘们儿。”

  沈冷扇风的速度随即快起来。

  裴亭山满意的舒了口气,让自己在椅子上靠的更舒服了些,闭上眼睛不再说话,沈冷等了一会儿发现裴亭山居然睡着了,没多久竟是打起了鼾,声音还不小,沈冷也没有离开,手摇蒲扇保持的很稳定很匀速,右手酸了就换左手,左手酸了换回右手。

  门外的裴亭山的亲兵不时回头看着,也不知道每个人心中都是什么想法。

  足足一个时辰,说要聊几句的裴亭山睡的似乎很香,一个时辰之后他才醒过来,睁开眼睛看了看沈冷,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沈冷额头上的汗水。

  这位倨傲的老人,更加的倨傲,得意的笑了笑。

  “看,这就是大将军的分量。”

  裴亭山看了沈冷一眼:“你看不惯我,可还得为我扇风。”

  沈冷摇头:“没有看不惯大将军,只是人有远近,我与孟长安是兄弟,自然会在他那边,不论孟长安和裴啸当初的事,大将军就是我的前辈,军中前辈如父兄,我为父兄摇扇,是情理之中。”

  “真的这么想?”

  “真的这么想。”

  沈冷认真的回答道:“如果大将军还是要杀孟长安,我还是要和大将军对着干,如果没有这事,我随时都愿意为大将军摇扇。”

  裴亭山哈哈大笑:“好好好,你不亏心,也不虚伪。”

  他坐直了身子:“手酸吗?”

  沈冷点头:“酸。”

  裴亭山道:“继续摇,到你回去的时候。”

  沈冷再次点头:“好。”

  裴亭山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把烟斗从旁边拿起来,塞进去一些烟丝,用眼神瞥了瞥旁边的火镰,沈冷放下蒲扇打着了火镰为裴亭山把烟斗点上,裴亭山深吸一口,很惬意的吐出烟气,像是满足到了极致。

  “行了,别摇了,我就当是自己不亏了。”

  裴亭山再次闭上眼睛,却没有了那一脸的倨傲之气。

  “我死了一个儿子,你此时为我点烟摇扇,我算你补偿我了。”

  裴亭山闭着眼睛说道:“自此之后,你我再无恩怨。”

  沈冷心里一震。

  裴亭山继续说道:“你是个领兵的奇才,别跟我说你没看明白这一战。”

  “看明白了。”

  “那你跟我说说,你看明白了什么?”

  “再有五天,武新宇不来,我军必败,陛下有生死之忧。”

  “陛下不会有生死之忧,因为我来了。”

  裴亭山长长的吐出一口烟气:“你看得出来,孟长安也看得出来,陛下自然也看得出来,这一战若是再打下去援兵不到,我们确实必输无疑,可是大宁的军人如果让陛下在此受辱,那就是一群废物……我来说说你的想法,你且看我说的对不对。”

  裴亭山靠在椅子上睁开眼睛看着沈冷的眼睛:“你和孟长安一定商量过了,如果城不可守,你们两个,一个带兵阻挡黑武大军,一个率领所有骑兵保护陛下突围,是不是?”

  沈冷没回答,没回答已经是答案。

  裴亭山道:“不是我信不过你们两个年轻人,而是轮不到你们。”

  沈冷骤然睁大了眼睛。

  裴亭山深吸一口气,又吐出,吞云吐雾的样子像个得道成精的老妖怪,可是却已经不再是个吓人的老妖怪。

  “我是大将军,我是陛下兄弟,若要为陛下死,我排第一。”

  裴亭山道:“况且,我信不过你们能保护好陛下的后背……你现在是几品?”

  “正三品。”

  “我是正一品,大宁军中没几个正一品。”

  裴亭山道:“所以我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在给你下令……再坚守数日之后,若武新宇援军不到,我把刀兵的骑兵也都给你们,我带步兵为陛下断后,若陛下不走,你们就把陛下绑了走,记住了吗?”

  沈冷刚要开口,裴亭山摇头:“我说过了,这是军令。”

  沈冷站起来,俯身一拜。

  裴亭山笑了笑:“少特么的来这一套,提前给老夫送行?老夫未必会死,黑武人想杀我多少年了还不是眼睁睁看着老夫活的好好的……不过,若我死了,你和孟长安要给我磕头。”

  “是!”

  沈冷眼睛红红的,肃立行军礼。

  “还是军礼顺眼。”

  裴亭山笑着说道:“你们两个还没到看破生死的年纪,连我都没看破,你们怎么可能真的看破,我坚信的是,你们两个可以互相为对方而死,可我不信任你们两个都为陛下守好后路,我才是陛下的兄弟……算了,也别特么的给我磕头了,我要是死了,你们俩正正经经的向我战死的地方行个军礼,老夫也就欢喜。”

  他再次闭上眼睛:“回去吧,我要说的都说完了,你们两个都给老夫记住,若是以老夫之死换不来陛下平安,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们,必化身恶鬼,让你们两个死无葬身之地。”

  “记住了!”

  沈冷再次一拜。

  “滚吧。”

  裴亭山一摆手:“还是看着你不顺眼啊……不管裴啸多不成器,也是我儿子,过继的儿子也是儿子,我还是看着他顺眼,你别在老夫眼前晃荡了,闹心。”

  沈冷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停住,回头看向大将军。

  “军人,别磨磨唧唧的。”

  闭着眼睛的裴亭山似乎都看到了沈冷停下来,一脸不耐烦:“你摇扇,真的不如裴啸当年在我膝下摇扇,那一年他才多大?记不清楚了,六七岁吧……我坐在摇椅上,他跪在我身边,给我摇扇向我请求,他说伯父……带我上战场吧,我想做个好兵,裴家的男人都要上战场。”

  裴亭山眼睛湿润。

  “他没当成个好兵,是我的错……”

  沈冷肩膀微微颤了一下。

  裴亭山笑起来,笑容苦涩:“我无法真的原谅你们,闭上眼睛,我就能看到那张小脸在我面前,那双小手握着扇子卖力的给我扇风……我不原谅,可我知道你们值得托付,都是大宁的兵,都是陛下的兵。”

  “沈冷啊。”

  老将军长叹一声:“别辜负。”

  “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