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长宁帝军 > 第八百九十四章 别辜负
  黑武人不知底细,攻势暂停。

  皇帝知道了底细,攻势暂停。

  诚如皇帝所期盼的那样,若是手中有大量天雷,别说打赢这一战,就算是灭黑武都有了希望,在这一刻,皇帝才感受到了天下格局会因为某一个东西的出现而改变,这个天下太大,大到以他的眼界看到的不过万一,这个天下太小,改变天下或许只因一人一物。

  站在别古城的城墙上,看着远处黑武大军重新结阵将别古城围的水泄不通,其实皇帝很清楚,就算是有天雷这样的大杀器震慑,黑武人也不会迟疑太久。

  对于黑武人来说,尽快拿下他这个大宁皇帝这一战就算是胜了,不管丢失了多少土地,宁帝死或是被生擒,这一战将是扭转乾坤的关键。

  “你看看那些黑武人。”

  皇帝指向城外。

  “他们大部分其实都是平民百姓,可是因为心奉月,他们变成了士兵。”

  裴亭山垂首:“所以陛下当初下令遏制禅宗入中原是对的,宗教对于百姓的影响太大,百姓们一旦深陷其中就会迷失本性,会觉得自己真的会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会觉得所谓的神会保护他们一辈子。”

  “朕为什么不敢放松,朕的先祖乃至于父兄,历代大宁皇帝都不敢放松,是因为都深知要想让百姓心定不变,当让百姓以大宁为心中信仰,而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神仙佛陀,百姓们心中信仰不变,大宁永昌,然而改变百姓心中信仰的不是百姓自己,而是大宁,如果大宁弱了,那么百姓们也就弱了,百姓们信仰动摇了,大宁就难了。”

  皇帝吐出一口气:“朕憋着劲儿要打出来大宁数百年未有之气势,也是为了让百姓们心中信仰笃定。”

  裴亭山垂首:“臣看的不如陛下远,臣思虑也不如陛下多,臣只知时刻谨记一件事,那就是不管陛下做什么决定,臣都会陪着陛下,陛下手指的方向,就是臣带着刀兵向前的方向,臣练兵,始终在对士兵们说,不进攻的刀兵不合格,因为臣知道,陛下需要一个人一支队伍,始终向前,有人可进,有人可守,有人可退,臣就是那个可进之人。”

  皇帝从裴亭山的话里听出来什么,转头看向他:“你应该明白,朕宁可失去这来之不易争得的土地,也不希望你出事。”

  裴亭山笑了笑:“臣在疆场这么多年,每一次厮杀之前都会抱定必死之心,所以陛下不用担心,老臣惜命,所以逢战才会不畏死,臣了解战场,战场上越是不怕死的,反而越活得久。”

  皇帝微微摇头:“不胜之战,不是朕想要的,何谓胜?不是杀敌多少,而是你我都还在。”

  裴亭山垂首:“臣,铭记于心。”

  半个时辰之后,一个收拾出来的小院里,裴亭山靠在椅子上坐于树下乘凉,他的亲兵引领着沈冷从院外走进来,裴亭山看到沈冷之后没有起身,依然斜靠在那,依然盛气凌人。

  可他有这个资格。

  “小子,过来坐。”

  裴亭山摆了摆手,示意亲兵们都退下去,院子里只剩下他和沈冷两个人。

  “坐下来聊几句,今日我在城中休息一夜,明日我还要回城外刀兵大营。”

  裴亭山看了沈冷一眼,指了指旁边放着的蒲扇:“天气酷热,为我摇扇。”

  沈冷在裴亭山面前坐下来,拿了蒲扇为裴亭山扇风,裴亭山满意的笑了笑,虽仍是一脸倨傲,可眼神里有些欣慰一闪而过。

  “说说吧,你对我是什么印象?”

  他问沈冷。

  “前辈楷模。”

  沈冷回答。

  裴亭山撇嘴:“少他娘的放屁扯淡,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当初我派人想弄死孟长安,也想派人弄死你,还前辈楷模,你们俩心里要是没有骂过我祖宗十八代,我跟你姓。”

  沈冷讪讪的笑了笑,确实不好回答。

  裴亭山哼了一声:“还特么的真骂过?”

  沈冷笑的更尴尬了。

  裴亭山瞪了他一眼:“使点劲儿,绵软无力的像个娘们儿。”

  沈冷扇风的速度随即快起来。

  裴亭山满意的舒了口气,让自己在椅子上靠的更舒服了些,闭上眼睛不再说话,沈冷等了一会儿发现裴亭山居然睡着了,没多久竟是打起了鼾,声音还不小,沈冷也没有离开,手摇蒲扇保持的很稳定很匀速,右手酸了就换左手,左手酸了换回右手。

  门外的裴亭山的亲兵不时回头看着,也不知道每个人心中都是什么想法。

  足足一个时辰,说要聊几句的裴亭山睡的似乎很香,一个时辰之后他才醒过来,睁开眼睛看了看沈冷,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沈冷额头上的汗水。

  这位倨傲的老人,更加的倨傲,得意的笑了笑。

  “看,这就是大将军的分量。”

  裴亭山看了沈冷一眼:“你看不惯我,可还得为我扇风。”

  沈冷摇头:“没有看不惯大将军,只是人有远近,我与孟长安是兄弟,自然会在他那边,不论孟长安和裴啸当初的事,大将军就是我的前辈,军中前辈如父兄,我为父兄摇扇,是情理之中。”

  “真的这么想?”

  “真的这么想。”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