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苍狼称霸 > 六、狩猎有道
  进了父亲的宫室,冒顿看到,父亲、继母赫连哈尔巴拉和小弟呼德正在有说有笑地一起用晚餐。&1t;/p>

  父亲看他走了进来,狠狠瞪了他一眼,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将手中的羊排猛地往肉盆里一扔,问道:“你去哪啦?龙城都放不下你了是不是?”&1t;/p>

  冒顿向前走了两步,正要回答,突然看到小弟呼德一边往赫连哈尔巴拉的怀中躲避,一边说:“阿妈,你看大哥哥的手,多脏多怕人呀。”&1t;/p>

  赫连哈尔巴拉顺着呼德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看到冒顿还在淌血水的手。&1t;/p>

  赫连哈尔巴拉是草原上出了名的美人,自小心高气盛。&1t;/p>

  嫁给头曼单于成为匈奴第一夫人以后,起初觉得自己风光无限,连走路都轻飘飘的。&1t;/p>

  可是很快,龙城的寂寞生活便使她厌倦了。&1t;/p>

  再加上头曼单于要比她大许多,心里总觉得委屈,开始寻找新的奋斗目标。&1t;/p>

  她先想到,自己头顶上的光环足可以光照九霄了,但她的家族却仍然是普普通通的牧民,她应该使自己的家族成为匈奴贵族,光耀千秋。&1t;/p>

  好在头曼单于对她爱护有加百依百顺。&1t;/p>

  在她的提议下,她的哥哥赫连毛脑海顺利进驻龙城,成了龙城的大总管,她的心里才得到了暂时的平衡和满足。&1t;/p>

  生下呼德以后,她猛然醒悟,单于的继承人是冒顿而不是她的儿子呼德,并且头曼单于对冒顿更是百般疼爱,体贴入微。&1t;/p>

  她不但心生嫉妒,还确立了新的奋斗目标:让呼德取代冒顿,成为单于的合法继承人。&1t;/p>

  赫连哈尔巴拉心里明白,自己的奋斗目标很难一步实现,必须从长计议。&1t;/p>

  于是,赫连哈尔巴拉不断在头曼单于面前编造冒顿的故事,将冒顿说得一无是处,尽量不让冒顿与父亲接触,竭尽全力挑拨头曼单于与冒顿之间的关系。&1t;/p>

  果然,头曼单于渐渐对冒顿疏远,直到后来的大打出手,甚至到了不能看见冒顿的程度。&1t;/p>

  赫连哈尔巴拉看到自己的计谋渐渐见效,心中窃喜,开始做最后冲刺:让呼德替代冒顿做储君。&1t;/p>

  今天,赫连哈尔巴拉看到失踪了十几天的冒顿,带着两脸两手的冻疮出现了,先是感到遗憾:这么冷的天,怎么就没将冒顿冻死呀。&1t;/p>

  接着便恼羞成怒,掩着嘴挑拨道:“单于呀,你看你这儿子,已经是大小伙子啦,连个冷冻都不懂?竟然冻成了这样。将来让他继承了您的大位,还不得让天下人笑掉大牙?你看他那样子,看他那双脏手,连他弟弟都没法吃饭了,这顿饭还怎么吃呀。”&1t;/p>

  听到赫连哈尔巴拉的埋怨,头曼单于勃然大怒,指着冒顿吼道:“我哪辈子倒了霉,竟然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白毛风怎么就没将你冻死呀。你待在这里还咋让我们吃饭?还不赶快滚出去!”&1t;/p>

  冒顿的心底一凉,急忙对父亲弯了下腰,快步离开单于宫室。&1t;/p>

  回到自己的房间,冒顿的心里翻江倒海,像失去了主心骨,冰凉冰凉的。&1t;/p>

  冒顿无奈地爬在炕上抽泣起来。&1t;/p>

  冒顿不敢放声大哭,担心被父亲听到,又会引来一阵毒打。&1t;/p>

  看来,父亲真的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他了,连饭都不让他一起吃了。&1t;/p>

  从此,冒顿再不敢与家人一起用餐,平时进出,也尽量不让父亲看到,免得再受打骂。&1t;/p>

  冒顿想到,与其这样躲躲闪闪苟且偷生,还不如到草原上去闯荡。&1t;/p>

  但是,有了上次的教训,冒顿再不敢贸然行事。&1t;/p>

  冒顿明白,在离开龙城之前,必须练就一些生存技能。&1t;/p>

  冒顿第一想到的便是先将射箭练好。&1t;/p>

  只有掌握了强的箭术,才能猎到猎物,才能不至于挨饿。&1t;/p>

  同时,有技在身,才会有安全感,才能不受人欺辱,不被野兽所伤。&1t;/p>

  龙城外便是龙城卫队的练兵场。&1t;/p>

  冒顿开始奋练习射箭,从二十步靶开始练起,直到能射中百步靶。&1t;/p>

  接着,他又骑着大红练习马上射箭,又到荒野上射奔跑的黄鼠野兔,射空中的飞鸟。&1t;/p>

  冒顿自己也觉得好笑,好象自己对任何野生动物都结下了冤仇似的,看见什么就射什么。&1t;/p>

  初夏的一天,冒顿到龙城卫队要了一个大睡袋,又带了足够的肉干,背弓箭挎大刀,骑上大红,再次离开龙城,到广阔的原野上去闯荡了。&1t;/p>

  冒顿狩猎本来是为了添饱肚子,没曾想却着了魔似的迷上了狩猎,凡是能猎到的动物,都不轻易放手。&1t;/p>

  在狩猎中他现,狩猎原来并不是人类的专利,所有的食肉动物都有各自的狩猎技术,最精彩最潇洒的,当数金雕了。&1t;/p>

  一次,冒顿看到一只金雕在不远处的一座小山顶的一块大石上驻足。&1t;/p>

  那金雕一动不动,与大石浑然一体,若不仔细观察,很难现大石上还落着一只金雕。&1t;/p>

  这时,一队鸿雁从空中得意洋洋振翅经过。&1t;/p>

  金雕背对苍空,缓缓起飞了。&1t;/p>

  冒顿本没有想到这朗朗乾坤会潜伏着搏杀,想那鸿雁也没有想到,一只背对着它们的金雕会给它们带来致命的伤害。&1t;/p>

  金雕飞至鸿雁的下方时,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猛然翻身朝上,刀子般尖利的铁爪抓向一只鸿雁。&1t;/p>

  那只鸿雁没来得及做任何的躲避和反抗,已被金雕开膛破肚,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已经命丧雕爪,急向地面落去。&1t;/p>

  金雕哪让鸿雁落到地面,又是一个快翻身,扑向下落中的鸿雁,伸出一只利爪,将自己的猎物紧紧抓住,悠闲地飞到山顶,慢慢地享用起了午餐。&1t;/p>

  冒顿看得傻了,张开的大嘴半天合不拢。&1t;/p>

  前后不过转眼间的工夫,金雕已经狩猎成功,真让冒顿瞠目结舌。&1t;/p>

  冒顿想,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也绝对学不到金雕的本领。&1t;/p>

  但他也从金雕的狩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如出猎前的故意若无其事,进攻时的迅疾猛烈,得手后的不留痕迹快撤离等等。&1t;/p>

  从此,冒顿将主要精力用在了观看其他动物的狩猎上,每天除了猎取自己的食物外,再不滥杀无辜。&1t;/p>

  冒顿还旁观过一次狼群围猎黄羊的情景。&1t;/p>

  黄羊本是草原上奔跑度最快的动物,一只狼绝对追赶不上一只黄羊。&1t;/p>

  那次,冒顿看到一群黄羊正在草地上吃草,一只狼蹲守在羊群的外面。&1t;/p>

  冒顿想,狼本来是群生动物,一只狼一旦脱离了狼群,只有被饿死这一条路可走。&1t;/p>

  看那只狼的神态,绝不象是离群的孤狼。&1t;/p>

  冒顿觉得奇怪,便登上了附近的一座小山,想看个究竟。&1t;/p>

  环视之下,冒顿立即在羊群的周围现了十几只苍狼。&1t;/p>

  那些苍狼及其隐蔽,有的离羊群很近,大部分则距羊群很远,看那阵势,根本就不象要对羊群起围攻。&1t;/p>

  冒顿不知这群狼究竟要干什么,便蹲下身去静待其变。&1t;/p>

  突然,他看到一只狼笨拙地冲向了羊群。&1t;/p>

  那只狼显然事先并没有选择好哪只黄羊才是它的进攻目标,先是扑向了一只,接着又扑向另一只,非常盲目。&1t;/p>

  羊群受到惊吓,乱哄哄奔跑起来。&1t;/p>

  这时,又有两只狼现身扑向混乱的羊群。&1t;/p>

  奇迹出现了:本来瞎跑乱撞的羊群,在苍狼的驱赶下,很快便朝着一个方向奔跑起来。&1t;/p>

  这时,冒顿惊呆了,因为他现,羊群奔跑的前方才是狼群真正的狩猎场地,大部分苍狼早已埋伏在了那里。&1t;/p>

  沿途不断有苍狼扑向羊群,那不过是为了修正羊群的奔跑方向而已。&1t;/p>

  很快,狼群的真正进攻开始了。&1t;/p>

  而此时,羊群已跑出一大段路程,度开始放慢。&1t;/p>

  很快,几只黄羊便被突然出现的苍狼扑倒。&1t;/p>

  冒顿拍手称快:好漂亮的围猎,围追堵截,群狼分工明确,大获全胜。&1t;/p>

  在后来的日子里,冒顿总幻想着有几个人在一同与他狩猎,他让这些人埋伏在不同的位置,令猎物无处可逃。&1t;/p>

  虽然是幻想,却也有着无穷的乐趣。&1t;/p>

  冒顿在自己营造的快乐气氛中生活着,日子被他轻易打掉了。&1t;/p>

  他的游动圈也不是很大,基本上是在距龙城一日马程的范围之内逍遥。&1t;/p>

  遇到雨天,冒顿便到附近的牧民家借宿。&1t;/p>

  秋风一天紧似一天,晚上睡在睡袋里已经非常冷。&1t;/p>

  冒顿决定猎一只狐狸,让肖生嘎阿妈帮他做一顶皮帽子,然后去格根老伯家度过漫长的严冬。&1t;/p>

  在一条峡谷里,冒顿看到一只狐狸正在捕食一只大鸟。&1t;/p>

  那只鸟扇动着翅膀没命地躲藏,可就是飞不上天空,显然是有伤在身。&1t;/p>

  眼见得那只鸟就要变成狐狸的美食,冒顿顿生怜悯之心,一箭射杀了正全神贯注捕鸟的狐狸。&1t;/p>

  那只被冒顿救下的鸟仍然惊魂未定,扇动着翅膀向远处逃窜。&1t;/p>

  冒顿跑上前去,将拼命逃避的鸟抓了起来,轻轻抚摩鸟的脑袋和脖子。&1t;/p>

  那鸟起初还嘎嘎大叫不止,拼命挣扎着要甩脱冒顿的控制,但很快便消停了,还睁着两只圆鼓鼓的眼睛盯看冒顿。&1t;/p>

  &1t;/p>

  &1t;/p>

  &1t;/p>

  &1t;/p>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