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超级大矿主 > 3.抵达阿拉斯加
  夏浅回去了她的房间……

  叶木跟去厨房,拍了下叶筱肩膀,小声道:“你那个闺蜜,脑壳是不是有问题?”

  “你脑壳才有问题。”叶筱横了叶木一眼:“她那个人就是迷糊。你快点回去洗漱,吃过饭出去玩。”

  叶木耸耸肩,回屋洗脸刷牙,换了身衣服。夏浅已经在客厅了,穿着白色毛衣搭配粉红羽绒服,扎着个简单的辫子,戴着一副黑框近视眼镜……

  叶木偷瞟了她一眼,她也偷看着叶木,立马害羞的红了脸蛋:“那个,刚才不好意思,吓着你了。”

  “是我自己睡迷糊了。”夏浅不敢抬头了,坐在沙发上面。

  “快点,面好了,要什么味道自己进来。”叶筱在厨房里喊道,打破尴尬的气氛。

  吃过早晨,三个人出门玩耍去了,先去长城。

  叶筱在bj读大学,叶木来bj看过她几次,每次都会到长城游玩。不到长城非好汉,叶木自认为好汉中的好汉……

  周六,但不是大的节庆,来长城的游客不算太多。三个人爬到长城上面,叶木张开双手,嚎了一嗓子。叶筱和夏浅两个姑娘手挽着手,远远离开他,假装不认识这个神经病。

  长城、故宫,叶木就两天的时间,周日的晚上乘坐航班飞去长沙,和张坤会合。

  两天时间里,除了去长城故宫,他们还逛街吃饭看电影。才知道夏浅那个傻乎乎的姑娘救过自己的妹妹……那是去年,叶筱在学校附近被几个流氓骚扰,夏浅撞见了,二话不说呐喊‘救命’。后来两个姑娘就成为了闺蜜,大学毕业还进入了同一家公司……

  这回来bj看妹妹,顺带认了一个妹妹。

  长沙机场,张坤在等着叶木,看到他出现,有松一口气的感觉。两个人是高中同学兼战友,叶木是两年兵役,张坤被选入特种部队多服役了几年。

  部队里,两人的关系很好,这些年也一直有联系。但现在都成年了,也有各自的社会经历……虽然是张坤拜托的叶木,但张坤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

  “我真怕你不过来了,放我鸽子。”张坤帮叶木拿上行李,道。

  “晕,兄弟我这么不靠谱。”叶木笑了一下,接着道:“空运物流的事情,准备怎么样了。”

  “办好了,后天同去的航班,下飞机就能拿货。”

  在机场附近的酒店住了两个晚上,然后搭乘上前往安克雷奇—洛杉矶的航班。

  波音767—300er型号客机。

  傍晚的飞机,到安克雷奇是当地时间早上十点半。安克雷奇位于阿拉斯加州中南部,威廉王子湾与阿拉斯加山脉的西北边……

  这趟飞机的终点到洛杉矶,在阿拉斯加州下机的中国人就十几个,大部分过来旅游的,少数在这边有工作。

  人在国外就是异乡客,特别在阿拉斯加州这个不毛之地,看到同面孔说一眼语言的中国人,倍感亲切。

  安克雷奇是阿拉斯加州的最重要的港口,超过百分之九十五货物从这里进入阿拉斯加,也是铁路的中心汇聚地。

  通过安检,叶木拿的绿卡,很容易就过去了,到物检处拿了行李和张坤准备的东西,来至家乡的调味料,其中火锅底料就有四箱。然后等到张坤出来,让张坤看着东西,他过去查询航班……

  今天有太阳,气温还算暖和。

  下午两点过的飞机,直飞费尔班克斯。

  费尔班克斯市区,美国阿拉斯加州的第二大城市、也是阿拉斯加内陆地区最大的城市,紧临切纳河,1902年因淘金而兴。位处高纬度,是北美洲最接近北极圈的主要城市。冬寒且漫长,夏凉而短,并有永昼与永夜的现象。

  这里的常住人口很少,几万人。过来旅游的人很多……

  叶木这几年赚了点小钱,在城里按揭了一栋小别墅。

  从机场出来,呼吸着冰冷略带蛮荒气息的空气,叶木感觉一身疲惫尽去:“到了。”叶木搂住张坤肩膀,挥手叫来一台车子,回家。

  叶木的房子在学校区切纳河畔,在这边是很高档的区域了,治安最好的区域之一。

  这边的环境很好,像居住在森林里。

  他的邻居是一对白人夫妇,在古斯康矿业管理公司工作,高层级别。叶木和他们认识好几年来,从来到阿拉斯加州起就和他们打交道的……

  将行李拿下车,邻居家的门打开,一个五十几岁白头发男人探出头来,看到叶木,笑着走了过来:“亲爱的伙计,你终于回来了。”

  “路途遥远,耽搁了些时间。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张坤。也是我今后的合伙人。”叶木和爱德里森拥抱了一下,介绍道。

  爱德里恩看向张坤,和他握了握手。

  张坤在确定跟着叶木过来混以后,恶补了一下英语,说的不太利索,大致可以听懂就是。

  “叶,渔溪河金矿的租赁已经开始了。因为自然环境保护组织的介入,今年只发三十张采矿许可。现在还剩下十一张……”爱德里恩帮叶木拿了点东西,跟着去到屋里。

  这里的采矿许可证是公司内部发放的。他们公司有全部的正规手续,矿场、土地,叶木想要进去挖金子只有租赁他们公司的矿场。要不然一个小小的个体户,想拿到采矿许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价格。”

  “我那里有张表格,回头发到你的邮箱。你刚回来,我也不打扰了,回头见。”帮叶木把东西提回屋内,爱德里恩告辞离开。

  张坤听叶木说过一些挖金的事情,但到具体的,并不清楚。

  叶木打开屋子里的暖气,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

  张坤看到这里着急了,问道:“事情很麻烦?”

  叶木摇摇头:“渔溪河金矿是一个大金矿。上世纪10年代就开始挖了,一直到2010年,主要的矿脉挖的七七八八,剩下很多散落不明的金矿脉络。大矿主停止挖矿,将那边变成了金矿租赁公司,出租给其他人挖矿,还开发了旅游。过来淘金的人缴纳一笔押金开始淘金,大公司从中抽成。去年是三成,保底要求挖出310盎司的黄金,抽成93盎司的黄金,每月缴纳18盎司黄金,缴纳不出玩完滚蛋……挖出的黄金越多,公司抽成会越少。”

  叶木给张坤讲解淘金的基本规则,手机邮箱来了信息,打开来一看,是爱德里恩发来的信息。

  一张俗称的‘进场表’。

  今年虽然只有三十张许可证,但要求‘实力’。

  进场资本60万美元起。

  挖矿期5月后开始,10月份结束。大概5个月的时间……

  一张表格看下来,叶木整个人都不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