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春花厌 > 第十一章
  太极生两仪,为阴为阳,互为其根,运转无穷。

  当眉林听到一声轻弹,然后是一连串索链轮齿摩擦的声音,眼前的一片石柱缓缓降下与玉棺所在的空地形成一个太极图案。那一刻,她对慕容璟和的敬畏崇拜达到了顶点。

  时光回溯到她将接近玉棺的难题抛给慕容璟和。

  听到她的询问,慕容璟和将目光从那玉棺上移开看向四周,因为立于石林之巅,所以能将洞中一切尽收眼底。是时他们才发现整个洞窟的布局与他们之前想当然的并不一样。原来这看似处于中间的石林并非一座圆形的孤岛,而是呈头圆尾小如一尾大头鱼一样弯在洞窟一面,与熊熊燃烧的烈火形状成一个巨大的太极图案。另一边确实也有通道,只不过是直接与石林相接。

  慕容璟和看着这奇瑰的一幕,微微皱起了眉。好一会儿他才将目光从那毫无减小趋势的火焰上移开,回到不远处的玉棺以及面前这片不圆不椭的空地上。仿佛在思索什么难解之题似的,狭长的凤眼充满研究性地微眯着,使得眼线看起来更长而优美。

  眉林不打扰他,漫无目的地打量着这奇怪的洞穴,同时小心嗅闻着空气的变化,以判断两人至少还能在此磨蹭多久。

  然后就看见慕容璟和眼睛倏然一亮,往与玉棺相对的石林另一头看去。

  “如果那处有一个凹穴,我便能找到法子离开此地。”他说。

  于是他们就又磨磨拖拖地寻了过去,没想到竟真在那里看到一口与四周石柱格格不入的深井。深井大小与石棺相若,一眼看不到底,更看不到是否有水。

  “怎么办?跳下去?”眉林茫然,想不出要怎么从这样一个黑洞洞让人双脚发软的深坑逃生。

  慕容璟和白了她一眼,都懒得骂人了。

  “我不相信,将那巨大的棺椁抬上去的时候,那些人也要一步一踏地避着机关。”他淡淡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原来目的仍在玉棺。

  说话间,目光在井周逡巡,寻找着可能存在的机关。

  眉林突发奇想,让他靠着一根石柱坐在地上,然后用匕首从石柱上削下一块石头扔进井里,不想许久都没听到回响,不由得毛骨悚然。

  而慕容璟和因为高度的改变,一下子看到井外壁上雕刻的八卦图案,心中一动。

  眉林按他的吩咐上前一摸,发现那图案果然凸出于井外壁,但左右都扭之不动,如同与井壁是一体的。等他继续皱眉思索的当儿,她仍抓着那个四四方方的雕刻又是转又是推地研究,本没抱什么希望,却不想随手拉了一下,竟听到“咔”的一声,它竟弹出了一截来,吓得她往后一退,等了半晌没再有其他响动,这才放下心来,却不敢再随便乱动。

  这边慕容璟和看到,脸上露出喜色。想了一想,他道:“你试一下按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的顺序把它们一一拉出来。”

  眉林哪里认得这些个劳什子,于是慕容璟和又不得不一个一个地指出来。当眉林拉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就听到“咔”的一声弹响,然后是沉重而缓慢的锁链和齿轮摩擦声。不知是否声音造成的错觉,她觉得脚下地面好像在隐隐颤动,不由得屏住气,几乎有些僵硬地向慕容璟和退去,希望在发生危险的时候能够及时带着他一起逃命。

  她刚刚扶起慕容璟和,就听到井里传来沉闷的咕嘟声,好像有水在往里面灌一样。那种声音越来越大,渐渐变成隆隆巨响,地面也跟着晃动得厉害。

  眉林脸色煞白,不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正想问慕容璟和要不要往别处逃,就见四周的石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地往下沉去。

  片刻之后,响声与晃动停止,他们所站之处化为一片白石平地,而之前玉棺所在的空地玉石不知为何竟变幻了颜色,流动着暗夜之光。黑白泾渭分明,却又首尾相交,如环无端,生生不息。不用站在高处,便是这样平平地看去,也能看出这是一个太极图。玉棺和水井恰恰是那纯黑纯白中的两点反色,代表的是那阴中之阳,阳中之阴。

  四周仍然石柱林立,将内外一大一小两个太极图分隔开来。

  “我们……”对于这种变化眉林有点消化不了,茫然地看向慕容璟和,语气艰难地询问,“要怎么做?”连石头都沉了下去,这地还能踩吗?

  慕容璟和虽然知道可能有机关,却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么一幕,但他反应没眉林那么大。笑了下,他道:“也许可以四处走走。”

  在踏出第一步发现地面一如之前那样硬,没有丝毫虚浮的感觉之后,眉林最先看的是那口井,里面果然如听到的那样灌满了水,与井沿齐平,却无淌出之虞。

  她抹了把冷汗,对这诡异的地方越来越发憷,只希望能早点离开,于是不再迟疑地扶着慕容璟和往玉棺走去。

  走至近处,玉棺所发出的寒意侵体而来,让两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是冰做的吗?”眉林皱眉嘀咕,却又觉得在这四周都燃烧着大火的地方,它却一点也没融化的迹象,应当不是冰。

  慕容璟和没有回答。

  玉棺差不多到眉林的鼻子,无盖,通体散发着莹润的光泽,却又似隐隐流动着淡淡的青芒。

  眉林看不到,见慕容璟和注视着里面半晌,却什么也不说,忍不住问:“里面有什么?”棺材里面睡的是人,这她自然知道,但她想是不是应该有些别的东西,比如说能够让他们离开之处的提示?

  慕容璟和沉默片刻,才淡淡道:“一个人。”

  眉林窒了下,然后觉得求人不如求己,于是将他放下,自己则双手撑着棺椁的外沿,轻轻跃了起来。怎么说也练过功夫,身体轻盈,这一跳就跳到了外棺上挂着,如果不是担心压坏里面的枯骨,只怕她落的地方就是棺内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