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 > 第十七章神识世界
  谢必安找到范无救的时候,范无救就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双山县的护城河里,若不是眼珠转了一下,谢必安真的以为范无救就是一具尸体。

  岁月的变迁,过去的护城河已经成了一条很细很窄的小河,河水很浅,刚刚没过人的脚踝,河水也清澈,水草丛生,只有几处不知是谁家不懂事的孩子丢了些生活垃圾。

  可是在谢必安看来,范无救是躺在了脓血之中,甚是污秽,远远地也不愿靠前,朝着范无救喊道:“八弟,你没事吧!”

  范无救的话有气无力:“死有份!”

  只有三个字,谢必安倒是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受伤太重,全身没力气。

  谢必安甩了甩长长的舌头,他想过去,可是脓血实在是太恶心了:“八弟啊,你使点劲,看看能不能过来!”

  “死有份!”依然是那三个字。

  谢必安连连跺脚,没想到那个那个漂亮的小媳妇居然有如此的道行,只一招就把范无救打成这样,连这小小血污之水都离开不得。上一次二人被打还是在宋朝和白娘子和小青争斗的时候,五百年的小青都被二人绳捆索绑要拿下,可惜被白娘子偷袭,还烧了兄弟二人的长袍。

  大意了,多年不在人间走动,怎么会想到小小的双山县居然有个道行在千年以上的小媳妇,人若修行得了大道,十二年可以筑基,一甲子可丹成,五百年便已羽化升天,远离尘世的牢笼,不在五行桎梏,可是,这个小媳妇又如何可以沉浸在人世间男女情爱依然道法精深呢?

  胆大的城隍和无常,有如此异事居然不提前告知,令八弟吃了如此大亏。

  千年的兄弟,再恶心也要救啊。谢必安把头一摇,把长长的舌头甩出去,舌头在空中迎风而涨,就像一只赤练大蟒,扭曲着把范无救卷起,轻轻放到谢必安的旁边,谢必安见舌头上沾了些脓血,右手抬起,用长长的指甲一划,将那一节的舌头割断,疼的他身子抽#$动几下,心里道:“这一节舌头,没个十天半月只怕是长不出来,法力受损啊!”想到此,愈发地恨其当地的城隍和无常,如不是他们知情不报,哪里会遭这份罪。

  冤有头债有主,为啥不恨那个小媳妇呢?怎么恨?千年的道行,只怕鬼王带着三千铁骑将军也奈何不了人家,何况是自己二兄弟呢。

  谢必安脱下长袍,把范无救包裹上,扶着他站起来,倒不是怕范无救冷,主要是他满身血污,太脏。

  范无救全身哆嗦着,头靠在谢必安的肚子上,颤颤巍巍地道:“正在捉你!”

  谢必安安慰地拍了拍范无救的长帽,幸亏帽子足够长,没有沾到脓血:“放心啊,八弟,这件事件,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范无救像是要确定一下,又说了一遍:“正在捉你!”

  谢必安点了点头,道:“好,我们现在就去找城隍算账!”

  夜幕中,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闻名人间地府的“七爷八爷”,拖着身体,缓慢地在月光里行走。

  魏猛缓缓地睁开了眼,天上的太阳那么大那么刺眼,魏猛忙用胳膊护住眼睛,挣扎着坐起来,才发觉自己躺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草生长地极其茂盛,坐在上面软软的,很舒服。

  魏猛揉了揉眼睛,四下打量着,这是一片宁静的山野,阳光明媚绿草茵茵,魏猛所在的草坪正在一个山坳里,放眼望去,满目的青翠,很是养眼。在草坪的右方几米处有一条清澈的小河缓缓的流淌。

  在小河边蹲着一个女子,穿着大红的穿着凤冠霞,就像一个要出嫁的新娘,一根龙头拐杖插在她身边的草地上,那女子用她嫩若青葱手捧起喝水,漱了漱口,对着手掌请哈了口气,皱皱眉,又捧起水,继续漱口,如此反复十几次,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

  魏猛不由地问道:“你干啥那么漱口?是吃了屎了吗?”

  女子闻声见魏猛已经醒了,起身操#$起拐杖朝他走了过来。

  女子极美,就像奚羽月一样美,美艳不可方物,只是年长一些,丰满一些,也更妖#$娆一些。

  只是,此时的女子满脸怒气,还是怒不可遏那种,这表情似曾相识,当年他在同桌齐悦回家的路上扒下她的裤子,齐悦就是这种表情。

  自己好像没扒过这个女子的裤子吧,再说了,她也没穿裤子,顶多是掀她的裙子。

  女子到了近前,话不说一句,龙头拐杖挥舞重重地打在魏猛的屁#$股上,魏猛就像一个充了气的皮球,被人直接一个大脚开了出去,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落在地上又连续打了好几个滚,双手捂着屁#$股“哎呦哎呦”地叫个不停。

  女子如影随形,身形如鬼魅般随着魏猛的身体飘落在魏猛的不远处。

  魏猛心里一阵的憋屈,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哪有别人欺负他的道理!今儿个不只被人打了,还被踢了一溜跟头,被人踢了一溜滚也就罢了,踢他的还是个漂亮地一塌糊涂的女人。这绝对是让男人特别没面子的事情,起码伤害到魏猛那颗十五岁的小男人的自尊。

  魏猛抬头见女子就在自己的不远处,顾不得屁#$股的疼痛,抬腿朝女子地双#$腿扫去。

  魏猛见女子并未躲闪,心中一阵窃喜,他自认为已经做到了速度极快且出其不意,只要一击得手,他就来个饿虎扑食,把那个小娘们按在地上,让她好好尝尝被蹂#$躏的滋味。

  刹那间,魏猛的心里升起了一丝小邪恶,脸上浮现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可哪里想到,就在魏猛的脚堪堪要触碰到女子的大红裙子的时候,女子的身体居然忽忽悠悠地升了起来,在空中成莲花座,还优雅地整理了下裙摆。一直升到魏猛三米多高才停下来,在空中忽高忽低左摇右摆,红色的女人与蓝天青山融于一体,很有飞天般的神韵。

  魏猛可没看出一点的美#$感,在他的眼里,女子就像街头霸王里的达尔锡,获胜以后就飘在空中装逼。

  魏猛指着空中的女子骂道:“你个小老娘们,有本事你下来!”骂完后背一阵发冷,因为他此时才意识到,女子是在空中飘着。

  魏猛惊讶地瞪大双眼,刚要问这是怎么回事,女子的龙头拐杖再次舞动,再次打在魏猛的屁#$股上,魏猛又是一溜滚地摔了出去。

  魏猛顾不得疼痛,一咕噜爬起来,女子就飘在他头顶前一米多的地方,舞动拐杖,拐杖如雨点般打在他的头上,魏猛惨叫着求饶,女子毫不在意,打完整曲《将军令》仍然意犹未尽,又重重地敲了三下方才罢手。

  魏猛的脑袋早已“惨不忍睹”,跌坐在地上,哼也不哼一声,脸肿地厉害,眼睛只剩下一条缝。

  “让……让……让你得瑟!”

  结巴?居然又是个结巴。魏猛眯着眼把空中的女人仔细打量一番,别说,还和打破的瓷像有几分相似,或者说,很像没有“变身”前的白老太太。

  “你是白老太太?”魏猛试探着问了句。

  “滚犊子!”女人骂了句,在空中转过身体,不理魏猛。

  没错,就这三个字,就这语气,就这流利程度,百分之百是白灵槐白老太太。魏猛心里纳闷?真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白灵槐怎么从小胖妹变回了丰满少妇了?变回丰满少妇后,她是不是还跟着我呢?是不是还不能离开三米远呢?那是不是就能看着她洗澡了呢?

  魏猛正在胡思乱想,拐杖又一次打在他的头上:“下#$流!还……还……还想看……姑姑姑姑姑……”女人一个劲的“姑”,就像一只鸽子在鸣叫。

  努力了半天,白灵槐也没把“姑奶奶”说出来,只能闭上嘴,不再说了,现在的她无比想念棒棒糖,若是有根棒棒糖,哪里会有这么费劲。

  魏猛被打的一缩脖子,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想看你洗澡?”难道自己不小心把想的事说出来了?不然她怎么知道自己的想法的?

  白灵槐也不答话,手指的拐杖朝魏猛的面前虚空一指,在魏猛的面前出现了一行字,如同3d投影一般:这是你的神识世界,你的坏心思,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会知道。

  神识世界?这个词对魏猛极其陌生,他忍不住又开始四处打量起这个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世界,青草盈盈小溪潺#$潺,好一幅大自然的美景。

  魏猛不由得赞美了一句:“太美了!”

  “臭美!”白灵槐没想到魏猛的脸皮这么厚,竟然自己夸自己。不过也难怪魏猛会如此沾沾自喜,千般诱#$惑,人心不古,修行这么多年,见的人也不少,还能有如此心境的人已经很少见了,无风无雨,如天地初开般自然,难得的宁静安详,可以看出,魏猛是一个心思单纯的人。

  一个人若是积德有善果,那么在他的神识世界里会有福田,积善越多福田越多,若是有机会得道,那么会有轩辕黄帝出现在他的神识世界里,帮他耕种福田,若是布施有善因,那么在他的神识世界里会有须弥山,布施越多须弥山越高,若是有机会得度,那么会有佛陀出现在他的神识世界里,帮他开凿上山的石阶。

  可惜的是,魏猛的整个神识世界即没有轩辕黄帝又没有须弥佛陀,甚至连福田和须弥山都没有,自然做不得神仙也成不了佛,简单一句话:没有仙缘慧根!

  可怜自己那一千多年的道行啊,居然给了这样的一个小子,真是老天爷不开呀,拿着龙虾炸虾酱,暴殄天物啊。

  不过这样个小子,对着黑白无常居然能使出极空破,将精气聚于一点打出去,方法固然是愚蠢了点儿,不过效果不错,起码把黑白无常打跑了,哦,不对,是打跑了一个,吓跑了一个。

  白灵槐很奇怪,魏猛是没有学过道法的,他是怎么会使用极空破的呢?

  “啥事神识世界?”魏猛看了好久,才又想起这个词,捅了捅悬在空中的白灵槐,没想到一下戳到了白灵槐的屁#$股,白灵槐一声尖叫,拐杖重重打在魏猛的头上,魏猛吃痛,抱着头跪倒地上,嘴里一个劲的“哎呦”。

  “臭流氓!你摸哪呢?”白灵槐用拐杖指着魏猛的鼻尖,厉声呵斥道。

  魏猛心里把白灵槐骂上千百万遍,自己只是随便那么一捅,哪里知道碰到什么地方。就是碰到了咪#$咪,白灵槐下手也太黑了。

  刚才自己到底碰到哪里呢?好像是一个软软的地方,感觉还真不错。

  白灵槐的拐杖又如雨点般落在了魏猛的头上,力道并不大,对白灵槐来说,她像是敲木鱼,可对魏猛来说,却像是被弹脑嘣。

  “让你骂,我让你骂!”白灵槐一边打一边咬牙切齿。

  “饶命啊,饶了我吧!”魏猛一边躲闪一边苦苦哀求。

  不知道是白灵槐打累了,还是魏猛心里不骂了,反正白灵槐停住了手,想必这一顿木鱼敲地很尽兴,脸上满是满意的笑容,呼出一口气,如新闻联播的主持人般地道:“一日月照四天下,覆六欲天、初禅天,为一“小世界”;一千个小世界覆一二禅天,为一“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覆一三禅天,为一“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覆一四禅天,为一“大千世界”。一大千世界有小、中、大三种“千世界”,故称三千大千世界。”

  不知道脑子是被白灵槐打坏了,还是白灵槐所言太过深奥,他揉着脑袋,一脸懵懂地盯着白灵槐,他完全不知道白灵槐说的是什么,他心中暗道:我只是个小白,刚刚接触到这个神奇的世界而已,不要弄那么多专业名词好不好!大千世界,他倒是记得在市里有家网吧叫这个名字,电脑里有好多好多的********自己第一次知道羽月希就是从大千世界的电脑里知道的,当自己转学到双山高中,知道校花叫奚羽月的时候,那些火辣辣的画面就出现在脑海里,然后自己就难以抑制地有了反应。

  “臭流氓!”白灵槐的拐杖再次敲在魏猛的脑门上。

  真如白灵槐说的,这是魏猛的神识世界,你的坏心思,连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知道,魏猛瞟了白灵槐一眼,白灵槐的俏#$脸早已绯红一片,低头看看,连青草也弯下了腰,一副羞羞状。

  魏猛大呼不公平啊,这是什么鬼地方啊,一点隐私都没有,哥一每说二没做,哥就是活动活动心眼儿,就被连打带骂,这要是把眼前的这个丰满小媳妇给哦哦叉叉了……

  还不等魏猛想下去,白灵槐的凤目一瞪,拐杖轮地像个车轮。

  魏猛连忙求饶:“我没想和你那啥,我没想!我只对美女感兴趣,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啪!”白灵槐的拐杖舞地像个车轮,重重打在魏猛的屁#$股上。魏征的身体就像个高尔夫球,飞地那个高啊,飞地那个远啊,“扑通”一声,掉到了小河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