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 > 第七章魂混!魂魄唔齐
  “插播一条新闻,今天上午,我县人民公园人工湖的凉亭被雷电击中,造成凉亭倒塌,当时凉亭内有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中学生,已经被120接到医院进行检查,从公园管理人员处获悉,男子和中学生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身体没有损伤,在此,我们也提醒大家,如果遇到雷电天气,请大家尽量呆在家里,注意安全,防止意外发生!”

  出租司机抬头看了看天,天空瓦蓝瓦蓝的,连一丝云彩都没有,不由得道:“这儿天都能挨雷劈,上辈子这是造了多大的孽啊!”

  县医院,病房内,黄大力把头埋在被子里,痛哭流涕,哭的那是听者伤心闻着难过,听得魏猛想其他被奚羽月拒绝的那个阴天的下午,听得白灵槐想起了零食被师傅搜走的那个寒冷的早晨。

  白灵槐还能忍受,坐在床头剥开一根香蕉吃着,魏猛则被黄大力闹的心烦气燥,随手扯下黄大力盖在头上的被子,抓起枕头朝着他一阵猛打,边打边吼着:“哭!哭!我让你哭,我让你哭!”

  黄大力也不躲闪,直直地挺着脑袋,一边哭一边嚷着:“你打死我,你打死我得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小护士推门进来,冷冰冰地道:“干啥啊!吵吵啥啊,满楼道就听你们在这吵吵,这是医院,当你们自己家呢!”

  魏猛道:“大夫,我这啥时候能走啊?”

  小护士道:“不是告诉你了,住院观察,一会儿把你家大人联系方式写一下!”看了泪流满面的黄大力,小护士冷冰冰地问道:“你咋的了?哪不舒服啊?”

  魏猛拿枕头指着黄大力,对小护士道:“他不想活了,大夫,医院有没有砒霜,给他弄点儿!”

  而此时黄大力说话了,脸上是“梨花带雨”让人怜爱啊,声音是低吟婉转那个凄美啊,可是他说的话,让原本冷若冰霜的小护士愣是跑出病房笑出了声。

  “刘海儿都整没了,让我咋活啊!”

  黄大力变了,变的太快了,变化也有些大。

  还是两米多的身高,还是一身鸡肉块子,还是白色半袖衬衫黑色西裤,扎着一条金黄色的领带,只是露出的胳膊,还有他那张还算帅气的脸,漆黑漆黑的,但单从肤色来看,任何人都会毫不犹豫的认为他是从南非来的国际友人,头型也变了,原本乌黑的头发变成了金黄色,日系的刘海儿也变成了拖把头,和《街头霸王》里古力的发型一般无二。

  魏猛把枕头丢在黄大力的脸上,道:“不就是个发型嘛,至于要死要活的?”

  黄大力赌气地道:“至于!弄乱发型的不是你,你当然说的轻巧!”

  从凉亭跌落,他就发现自己的肤色变了,发型也变了,肤色他不在乎,黑点显得健康,更多女人喜欢,可是这拖把发型完全不能接受,任由他如何梳理,头发就像和他作对一样,坚强地站立着,就不不愿意趴下,黄大力见没有办法,偷偷拿了护士站的剪子,可没想到他剪下的头发不须几秒钟又长成原来的样子,剪下的头发都没过了脚面,发型依然丝毫不变。

  魏猛也懒得和黄大力斗嘴,捅了捅不停吃东西的白灵槐,道:“大姐,我能问你点儿事不?”

  白灵槐把半截香蕉塞进嘴里,伸手又拿了一个苹果,看都不看魏猛一眼。

  魏猛劈手抢过苹果,道:“你可别吃了,这儿一会儿,二斤香蕉都让你造没了,看着你吃,我都撑得慌了!”

  白灵槐显然没想到魏猛居然能从她的手里抢走东西,身体微微一倾朝着魏猛手中的苹果抓去。

  白灵槐快,魏猛更快,胳膊往上一举,躲过了白灵槐的出手。

  白灵槐不由得一愣,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魏猛,魏猛可没感到有什么,晃动着苹果朝白灵槐示威。

  白灵槐眼珠一转,手在床#$上撑了一下,整个身体编腾空朝着魏猛高举的手飞过去,魏猛把手放下,防止苹果被抢走,没想到白灵槐的目标并不是苹果,而是他的脸,左手带着风声朝着他的脸抽了过来,魏猛忙抬起左手,抓#$住了白灵槐的手腕。

  可是,一个人有两只手,魏猛抓#$住了白灵槐的左手,白灵槐的右手也朝着他的脸抽来,而他的另一手拿着苹果。

  魏猛也来不及多想,用拿着苹果的手朝白灵槐的胸口推去。

  “啪”!白灵槐的手抽在了魏猛的脸上。

  “咚!”白灵槐的身体撞到了墙上,身体被墙反弹回来,跌落到床#$上。

  刹那间的连番动作,让黄大力都停止了哭泣,紧盯着两人。

  白灵槐的速度他当然知道,可是作为一个凡人,魏猛能有如此的速度,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或是因为苹果被魏猛抢走了,白灵槐想试探一下魏猛的速度,他能看得出来,白灵槐已经使出了全力,速度可谓说不快,出手也不能说不诡异,白灵槐得手了,她的确是抽了魏猛一个耳光,可是魏猛也推到了她的身体,不止推倒了,还推了个实实在在,让白灵槐连一点准备都没有,但凡白灵槐有那么一点准备,也不会摔的那么难看。

  白灵槐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抬手拔下簪子,作势要对魏猛发动攻击,黄大力忙飘身过去,挡在魏猛前面,道:“白老太太,白老太太!冷静!冷静!”

  白灵槐并没有收势,眼睛依然瞪着魏猛。

  黄大力抢过魏猛手中的苹果,递给白灵槐,道:“吃点水果,压压心火!您是大仙,不会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的!是不是,吃苹果,吃苹果!”

  白灵槐恶狠狠地用簪子在空中朝魏猛戳了戳,像是警告魏猛,方才把簪子收好,接过苹果,重新坐在床头啃起了苹果。

  黄大力不由得暗道:“吃货就是吃货,一个苹果就打发了!”

  魏猛也很惊讶自己居然退到了白灵槐,他记得之前白灵槐抽他耳光,他连白灵槐怎么抬起的手都不知道,可是现在,他能清晰的看到,不止能看到,自己还能挡住她的手。是白灵槐的动作慢了还是自己变快了?难道是自己被闪电击中后,身体就像x-man,发生了基因突变?

  黄大力搂着魏猛的肩膀,把他按在自己的床#$上,道:“不要惊讶,也别害怕,没啥事,有事儿也是一点小事儿!”

  魏猛对这个一再保护自己的大汉有一种天生的信任,他仰着头看着黄大力黑漆漆的脸,眼中充满渴望,希望黄大力能告诉他,今天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大力读懂了魏猛的眼神,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别着急,故事呢,有点长,我会慢慢地告诉你!”

  说着,黄大力卖了个关子,轻轻咳嗽了两声,声音随即变成了单田芳:“其实啊,我是个神仙!”

  “呸!”坐在床头的白灵槐听了黄大力的“自我介绍”,轻啐了一口。

  魏猛看着白灵槐,以为白灵槐要说什么,可是白灵槐并没有说,她只是啃着苹果,看都没朝他这边看。

  黄大力道:“你不用理她,她就是个吃货!”

  白灵槐把手中的苹果砸向黄大力,骂了句:“你才是吃货呢!”丢完苹果又拿了一个,狠狠地咬了一口。

  黄大力也没躲闪,对魏猛在自己胸口暗暗指了指白灵槐,做了个鬼脸,魏猛也就明白了,黄大力还真没说错,自从公园管理人员放下慰问的果篮,白灵槐的小#$嘴就没停下,这要不是吃货,那什么样的才是吃货呢?

  黄大力道:“我是个神仙,她呢,是给我的丫鬟,负责给我端端茶倒到水,唱个小曲啥的!”

  白灵槐抬手要拿手里的苹果砸去,可看见苹果刚咬了两口,很是舍不得,就弯腰抓起地上的一只鞋,砸向黄大力的后脑。

  黄大力像是脑后有了眼睛,头一歪,轻巧地躲过,扭头对白灵槐道:“你也是神仙,行了吧!我是神仙,你也是神仙。道行都没了,得瑟什么!”

  白灵槐“哼”了一声,卖力地啃着苹果。

  魏猛看看白灵槐,又看了看黄大力,对黄大力的话产生了怀疑,心里暗道:“神仙?神仙就你俩儿这样?糊弄鬼哪?真以为小爷没看过《大话西游》呢,小样儿,还跟我玩无厘头!”

  黄大力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平复心情,可是在魏猛看来,黄大力是在想,怎么往下编瞎话糊弄他,不等黄大力开口,他道:“你和她都是神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个小孩儿,把我弄到亭子顶上去,抽我大嘴巴子,还让雷劈我,你们这么欺负我这样个小孩儿,有意思吗?”

  黄大力被魏猛的话呛到,连连咳嗽数声,嗓子恢复正常,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这不是出了点儿小意外嘛。你放心,很小很小意外,对你影响不大!”

  魏猛道:“咋不大啊,都住医院了!在你们看来,非要胳膊腿#$儿没了才算大啊!”

  黄大力道:“刚才不是都检查了嘛,啥事没有!”说完这话,黄大力的鼻子一酸,两颗眼泪又落了下来,人家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自己被劈个漆黑,还弄个扫把头,逮着机会一定找雷部的各位大神好好聊聊,喝酒啦,为啥劈自己啊。

  白灵槐道:“他……他没事,我……我……有事,我……道……道……道……”

  黄大力实在忍受不了白灵槐“道”个没完,打断道:“你道行没了是你自找的!不作死就不会死!懂不懂?”

  白灵槐撅起了嘴,道:“反正……找……找不回道行,我……我不和你……走……走!”

  黄大力道:“别逞强了,没了道行,这事儿可就由不得你了!”

  又被黄大力碰到痛处,白灵槐扬手把苹果扔了出去,黄大力怎么也没想到,作为吃货的白灵槐会把吃了不到一半的苹果扔出来,被苹果砸了个正着。

  黄大力气呼呼地站在白灵槐的面前,吼道:“死丫头,你还没完了?”说话间,左手朝着白灵槐的胸口抓去。

  白灵槐看出黄大力要抓的位置,大骂道:“臭流氓,你往哪抓?”抬腿就朝黄大力的裆#$部踢,黄大力身子微微一侧躲过了白灵槐的脚,右手一伸,抓#$住了白灵槐的脚脖子,道:“当然是抓脚了,想抓#$胸你也没用啊!”

  白灵槐又羞又恼,身体缩小了,连同着引以为傲的胸#$部也缩小了,被人家如此直白的嘲讽,哪个平胸的女人能受得了?她的身子一扭,另一条腿朝着黄大力再次踢过去。没想到脚脖子又被黄大力抓个正着。

  黄大力“阴谋得逞”地嘿嘿笑了两声,双手往上一提,要给白灵槐来个金鸡倒挂。

  黄大力是黄巾力士,两臂有千钧之力,白灵槐虽然看起来很胖,可是她个子很小,看起了只有一百多斤。在黄大力看来,他提起白灵槐不费吹灰之力。

  可是,现实和想象总是有偏差。

  白灵槐纹丝没动,黄大力有些迟疑,随即双臂不断用力,两臂的肌肉因为他的用力而僵硬,青筋鼓起。

  白灵槐依然纹丝不动。

  白灵槐先前还是害怕,可是见黄大力面部扭曲,像是把吃奶的劲都使出了都没能把自己提起来,大眼睛眨了眨,像是想到了什么,笑道:“黄大力,好像有事的,不光我一个哦!”她很开心,是一种幸灾乐祸的开心,因为开心,她说话完全没有口吃,非常的流利。

  黄大力不甘心又试了试,白灵槐也不在意,就安静地看着他,让他抓着自己的双踝。任由黄大力如何用力,额头都渗出了汗水没没能成功。

  白灵槐轻声地道:“我不着急,慢慢来,加油,加油!”

  几次下来,黄大力早就泄#$了气,索性松开双手,他不明白,为什么他提不起白灵槐呢?莫非是自己的神力出了问题?他转到病床边,手扶着床沿,用力上提,病床居然也丝毫不动。

  魏猛见黄大力要抬床,忙从床#$上下来,即使他不在床#$上,黄大力依然没能把床移动半分。

  魏猛道:“你要把床抬起来啊,我帮你!”说着走到床边,抓着床沿,稍一用力,整个床都离开了地面。

  黄大力不由得脸色一变,饶是他脸色漆黑,还是被白灵槐看出了,白灵槐高兴地手舞足蹈,在床#$上撒起了欢,道:“黄大力,咋整的?你这是学无崖子选接班人了,就神力那么点儿本事,也传给这小子了?”

  老话说的真对,腊月的帐,还的快。这本是黄大力讽刺白灵槐的话,不想这么快就被被白灵槐原封不动还了回来。

  黄大力不顾白灵槐的讽刺,和白灵槐坐到一起,因为和白灵槐靠的太近,白灵槐嫌弃地朝床头挪了挪身子,还在他身上轻踢了几下。

  黄大力哪里还管的了被踢,对魏猛道:“你搬这个床,一只手!”

  魏猛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手里的床,到了黄大力坐着的床尾,一只手抓#$住床腿,稍稍用力就把整个床提起,不止提起,整个床都保持着平衡,哪怕黄大力和白灵槐都坐在床头。

  黄大力双手捶胸,痛苦不已,白灵槐笑地更加开心,魏猛问道:“你咋的了?”

  黄大力没说话,白灵槐道:“咋的了?丢东西了呗!”

  魏猛慢慢把床放下,道:“丢啥了,找找呗!”说完他才反应过来,他刚刚用一只手抬起了一张坐着两个人的床,他有些不敢相信,忙又一只手抓起床头,依然轻松,他觉得自己都没怎么使劲,把床再次抬了起来。

  魏猛不由得爆了句粗口:“靠!哥们这么有劲啊!”他感觉病床在他手里就像纸糊的一样,他一会儿举起一会儿放下,一会儿左手一会儿右手,玩的很是开心。

  黄大力的眼睛四下扫寻,扫了一圈,对白灵槐道:“我的量天尺呢?”

  白灵槐没好气地道:“问谁呢?你雇我给看着了?”

  黄大力也不和她斗嘴,跳下床,拉着魏猛道:“你跟我出去一趟!”说着要往外走,魏猛手里还抓着床,忙到:“等等,我把床放下!”魏猛轻轻地放好床,对白灵槐道:“你不跟着我们?”

  白灵槐拿了个苹果,慵懒地往病床#$上一趟,道:“你们去吧,我要睡一会儿!”说着啃了口苹果,美美的咀嚼着。

  黄大力丢了句:“吃货!”,拉着魏猛往外就走,刚出了病房就听见病房里“扑通”一声,魏猛一愣,回身想看看怎么回事,黄大力催促道:“不用管她,快走快走!”说着拉着魏猛小跑着下楼。

  魏猛只感觉身后有“扑通,扑通“的声音跟着他,下了楼梯,他边跑边回头看,不看不知道,真是下一跳,只见白灵槐趴在地上像一条死狗,而他们就像有绑着死狗的绳子,他们往前跑,白灵槐就在地上被拖着向前跑,刚才的“扑通”声音,是白灵槐身体被拖着下楼梯发出来的。

  魏猛慌忙停下,跑到白灵槐的身边,扶起白灵槐,此时的白灵槐早已跌的七荤八素,说话都有气无力:“我……我……我要……杀了你!”

  黄大力也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为什么他们跑,白灵槐会被拖着跟着呢?

  一个小男孩经过魏猛的身边,指着地上对拉着他的妈妈说:“妈妈,那个哥哥有两个影子!”

  孩子妈妈敷衍地应了一声,拉着孩子走开了。

  黄大力像是想到了什么,瞪着眼睛看着白灵槐,白灵槐也像是想到了什么,瞪着眼睛看着黄大力。

  两人都想到了,可是都不敢相信,想从对方处得到答案,一个都难以想象的答案。

  持续了几秒钟,黄大力没忍住,轻声地说出了六个字;白灵槐也没忍住,无力地说出了六个字:

  魂混!魂魄唔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