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不败战神 > 第九百三十节太愚蠢
  他承认剑涡风暴的修炼效果非常出色,但是哪怕是这样,他也绝对不想再来第二次。就连重新回忆的勇气他都没有,那段时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不确定第二次,他还能熬过来。这样的心态,在他身上出现是相当罕见的,要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怯懦胆小的人。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要再来一次剑涡风暴。而且这次的难度比上次更大,已经不是熬过去就行。自己需要保持高度注意力,控制法则线,击中裸露出来的虚拟法则核心。

  这下真的除了苦笑还是苦笑了,连神装状态下的冷静也无法阻止的苦笑啊。

  奈何别无选择啊……

  时间一点点流逝,唐天明显感受到压力的递增,他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深吸一口气,唐天的眼睛重新恢复平静,还有那一抹坚定。既然避无可避,那就来吧。唐天的双手猛地再次张开,四周的风幕,轰然爆发,无数剑芒就像雨点般暴绽。

  轰!

  强烈的痛苦从身体的各个部位同时传来,唐天觉得自己仿佛被一个扑过来巨浪狠狠拍中,他感到有些难以呼吸,脑袋一懵,出现一个短暂的空白。

  但是他知道自己这里绝度不能出现意外,几乎同时,他咬破自己的舌头。腥甜味在嘴巴里蔓延,他的神智陡然清醒过来,明白当下不是自己发呆的时候。

  只是一瞬间,大量的圣炎就被轰然粉碎,虚拟法则核心裸露出来。

  强忍周身的痛楚和麻痹,唐天双手操控的法则,就像掷出的投枪,击中那些漂浮在剑芒圣炎中的虚拟法则核心。

  无数法则和虚拟法则和核心同时湮灭。

  到底有多少剑芒,唐天也数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圣炎被击碎,唐天也数不清楚。他只是全力击碎那些出现在他视野的虚拟法则核心,疯狂的击碎。

  浑身的痛楚是如此清晰,而且和上次的痛楚截然不同,这次的痛楚透着丝丝阴寒之意。这些阴寒之意并不浓重,但是极具渗透力。唐天感觉自己全身都快冻僵,但是他知道,这股阴寒之意是直接渗入自己的魂魄,自己的肌肉血管完好如初,没有半点冻僵的痕迹。

  不知道是不是有过一次的经验,这次的痛楚虽然也很强烈,但是并不像预期的那么可怕。过了一会,他觉得自己开始逐渐习惯这样的强度,唯独那股几乎要把他魂魄都要冻住的阴寒之意,让他有点痛苦。

  他甚至还能有一丝余力,思考其中的原因。

  难道是虚化能量的原因?剑芒都是由虚化能量所化,自然会带上虚化能量的特性,莫非这就是虚化能量的特性?

  唐天忽然心中一动,上次的剑涡风暴,淬炼的是武魂,那这次的剑涡风暴,淬炼的又是什么?

  好吧,其实唐天对自己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搞不明白。他突然有些好奇,也有些期待,他现在的身体已经淬炼到极致,但是魂魄之类什么的,却一直是他他头痛的地方。因为小二的存在,他这方面和一般人有着很大的区别。

  老头子最好别人自己找到!

  从来没有听说自己老爹会对自己的儿子的魂魄做手脚,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居然在老头子心里小二才是正选!

  哼哼!

  这笔账我们总要好好算清楚!

  找机会要把小二好好揍一顿,哎呀,好就没揍他了。心情不好揍小二。

  唐天浑然忘了自己是怎么偏题的,但是很快,惨叫声从他嘴里爆发。他觉得自己真实乌鸦嘴,刚才自己居然会觉得这次的不够痛?自己这是什么毛病?

  嘶,他猛地倒抽一口冷气,表情僵住,脸色惨白。

  这一剑插到的地方……哎呀妈呀……斯斯嘶……混蛋,差点有漏网之鱼……哎呦,啊啊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他根本控制不住地惨叫,身体的痛楚,不对,是直接作用在魂魄的痛楚。他脑海忽然浮现修斯长老在圣炎中挣扎,尤其是魂魄挣扎的场面,虽然寂然无声,但是只要看到那一幕的人,都会感受到那可怕的痛楚。

  现在,他就体会到了!

  他感觉自己的魂魄都在被扭曲,都在战栗。

  但是此时,他却不能够停下来,哪怕灵魂痛楚得战栗,他也不能停下来。没有处理的圣炎,一旦漏过,化作剑芒,会把阿信他们搅得粉碎。

  唐天疯狂地用法则线进攻虚拟法则核心,好像只有疯狂,才能让他勉强集中精神。他感觉自己的脑子,一点点麻木,他眼睛的神采一点点黯淡,但是他的动作没有半点变慢。

  他就像一架杀戮机械,不知疲倦收割着。

  剑涡风暴就像一个吹胀的气球,以惊人的速度在膨胀。剑芒的数量也以惊人的速度在暴涨,痛楚也在以惊人的速度在暴涨,圣炎涌入的速度暴涨,而唐天需要干掉的虚拟法则核心数量也在暴涨,虚化能量也在暴涨。

  刚才如同瀑布般冲刷而下的虚化能量,现在阿信他们已经像在海水里游泳,错了,不是游泳,是沉在海里。

  阿信觉得自己才像个气球,虚化能量从他身体的各个部位挤进来。是的,就是挤进来,一开始他们还需要自己吸收,现在他们不想吸收,但是海量的虚化能量,从四面八方硬生生挤进他的身体。

  他觉得自己真是蠢极了,刚才自己会有吃撑了的痛苦,自己居然还会笑!他想哭,他被自己蠢哭了。

  他现在真的感受到撑的痛苦,剑芒就像在对他凌迟割肉,吃撑的痛苦就觉得自己好像随时都可以爆炸,那种非人的痛苦,他已经快昏迷过去。他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昏迷过去,但是他根本没有机会。

  虚化能量就像海水倒灌,拼命朝他的身体里面挤。丝丝缕缕,就像针扎一样,全身都扎针刺痛,全身都削肉割痛,全身都撑的胀痛,唯一有一点让他比较安慰,起码痛得很均匀……

  按照常理,如此强度的痛楚,阿信早就昏迷失去意识。但是不断挤进来的虚化能量,不断修复他的身体,几乎是裂痕伤口刚刚出现,它就愈合了。然后又崩裂,然后又愈合,如此反复循环,没有尽头。

  阿信能做的,只有惨叫,连惨叫都不受自己控制……自己竟然混到这么凄惨的地步。

  于是,他惨叫得更加伤心。

  强烈的痛楚,让他抓住一切能抓住的东西,他不知什么时候把不死剑拿了出来,他的双掌死死攥着剑柄。

  他没有注意到,不死剑就像干涸的沙丘,在贪婪吞噬着虚化能量。

  老唐老团他们郑重把穆之霞葬了,当然,在战场上自然没办法做什么法事。所谓的郑重,也就是多了一块木牌,上面写着“穆之霞之墓”五个字。

  老唐忽然打了个哆嗦:“咦,怎么有点冷?”

  老团斜了他一眼:“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老唐立马不抖了,说:“忘了你就是鬼。”

  老团不为所动:“你是连鬼都不如。”

  “幼稚!”

  “白痴!”

  两人同时冷哼一声,这样没意义的争吵,两人都习以为常。

  “穆之霞可惜了。”老团忽然开口:“整个兵团都可惜了,都是一群好兵啊。”

  他的目光,看着那些在穆之霞墓前祭拜的士兵,忍不住感慨万千。他是个老派的将军,对士兵有着特别的感情,最见不得眼前这样的场面。这些士兵们身上哪里还看得到半点天下第一兵团的精气神?他们面容枯槁,眼神空洞,如同行尸走肉。

  老唐也不由叹息:“看着吧,圣殿这么倒行逆施,他们这是自取灭亡,谁也救不了圣殿。神欲使其灭亡,必使其疯狂。他们这么疯狂,到灭亡的时候了。”

  “尾野关洲过不去。”老团坦然道。

  老唐转过脸,有些不甘心地问:“没有办法吗?”

  “现在只能强攻,但是伤亡会非常大。”老团有些无奈道:“这样的雄关,守城的还是擅长防守的家亚,我们不会有机会。我可以带他们冒险,但是不能带他们送死。”

  老唐默然,他其实也知道这些道理,要不然野人大军也不会一直被堵在这这么久没有寸进。但是他听到这个答案,还是掩饰不住的失望。他本来还心存几分侥幸,觉得老团水平那么高,说不定有什么好办法。

  老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人本来就不是他擅长的。这样的局面,确实已经不是依靠什么计谋能够起作用的。所有的名将,最怕的就是这样的局面。

  就在此时,一名祭拜完的士兵,一脚深一脚浅走过来。

  周围的护卫正欲把他拦住,老团示意放行。

  “大人,我们有办法进尾野关洲。”士兵衣衫褴褛,面容消瘦,眼眶深凹,唯有那双眼睛折射出刻骨的仇恨。

  两人一愣,下意识对视一眼,他们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狂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