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网王]苹果君说会负责 > 第六十一章
  有人震惊自然也有人因为不相信。

  可是纵使百般不愿意去相信一个年仅16岁的女孩子会有那样的能力,她身上那上位者的尊贵气息却难以忽视。

  若叶并没有鬼才到那种地步,若非是轮回时候没有消除了上一世的记忆,她想她亦不可能做到现在这样子。

  看众人依旧没有回神的样子,若叶淡笑着起身,身后的人也跟着她走了出去。在和清原阳太对话其间她自然能感觉到清原阳太释放的气势威压,可惜对于她还是没有丝毫作用。前世在他爷爷的威压下成长,她已经对威压免疫了。

  走出会客室在回廊的转弯处竟那么巧合的遇上了正面而来的平里奈和千草香奈。千草香奈是在前两天若叶迹部景吾的人手中逃出来的,据说是用了美人计?若叶唇角勾起的邪笑就如那天在‘夜色’的地下室中的样子,原本就憔悴低迷的千草香奈看到她,脸色变得发白。她可以从迹部景吾手下逃出来,不过是诱*惑了看着她的人,而若是遇上了清原若叶,她怎么可能那么顺利?

  月野纪香直到如今还生死未卜,一点消息都没有露出。

  是的,她一眼就认出了这迎面走来、俊逸出尘的人是清原若叶,只因为若叶嘴角的弧度那么让她熟悉。

  她终于还是学不会想千草绮那样。

  她在若叶从中国回来时,在学校自导自演了那样一出戏不过是想让若叶知道她就是将要取代她继承人之位的‘清原绮’而又对她放松警惕。可是她太自以为是了,那一天清原若叶没有上当,再到之后的视若不见,自己分明没有被人看在眼里。或许一早清原若叶就知道她不是她的对手,一早就不把她当做一回事。

  这还真是千草香奈想对了,关于千草香奈,她一直对清原若叶都构不成威胁。

  虽然觉得千草香奈很碍眼,可是不需要她多费力气,迹部景吾不会那么简单放过她,而山口健一……若叶勾起的邪笑加大,山口健一只怕正在找她呢。

  ……

  擦肩而过的时候,若叶没有开口,而平里奈却面色惨白的僵硬在那里。

  “平里奈,17年了,真相终会被揭开,你所想的康庄大道只怕是只能在梦里走了。平家做好准备了吗?”

  明明是一句音速平常,语气平常,声音淡然的话,听进平里奈的耳中却让她不寒而栗。而还在会客室里的人自然也都听到了这句话。若叶表面不动声色,可是这句话却是用内力密语传音。

  这下再没有人不相信她的身份了。

  ————————————————————————————————————————————————————————————

  清原阳太的寿宴不是现代的舞会啊什么的,毕竟是老者,那些年轻人的娱乐不适合他。

  到来的宾客都穿着和服,带着生辰礼物。

  戏台子上面有艺妓在跳舞,若叶素手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却并没有喝一口。

  “若若。”手冢国光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身后还跟着幸村精市、真田玄一郎、柳生比吕士、迹部景吾、忍足侑士、柳莲二、凤长太郎……

  “国光。”若叶放下酒杯回应,然后对他身后的人微微点头,后面的人都是走过来和她同桌的。

  这一次见面,幸村精市不再像之前那样明显激动了,只是在那双紫色眸子里还藏着悲伤,看到若叶的时候最浓。

  若叶现在已经不会对幸村精市有情绪波动了,虽然她知道自己对他那样决绝很伤他的心,可是自己伤过得呢?也许真的如同不二周助说的那样:“幸村精市不是不专一,只是太温柔,对谁都太温柔,可这些温柔却也是利剑伤人伤己。”

  若叶和他们打过招呼之后,看向台上那些让人觉得枯燥的舞蹈,心里却突然觉得她和幸村精市走不长久这一点只有她和幸村精市没看清。月野纪香知道,所以利用了他的温柔和感激,然后一点点的消磨了她的耐心;不二周助知道,所以一开始就说了她和幸村精市不合适;真田玄一郎知道,所以他曾多次提醒了幸村精市与月野纪香保持距离,还曾对她说坚持不了就别委屈自己;忍足侑士知道,所以他会说他不适合她,幸村精市亦不适合;柳莲二知道,所以他说:“你失望的不是找不到证据,而是幸村一开始就在怀疑。”……最后,手冢国光亦是知道,所以才会等她那么久,关注着她和幸村精市的发展,才会在她的幸村精市分开之后,一点点的进驻她的生命……

  幸村精市不适合她,那么手冢国光……

  若叶转过头看向身边的手冢国光却对上了他一直看着她的深情的眼,没有眼镜的阻隔,他精致邪魅的凤目完全可以让人一眼迷失,眼里的温柔亦是让她差一点溺毙。

  只一眼,她知道她会和身边这个人携手一起走,很久。

  ——————————————————————————————————————————————————

  “感谢各位今日来参加我的寿宴,今天我有几件事情要宣布。”

  清原阳太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面色平静的说。

  若叶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清酒,酒香在口腔中满溢,微微抬眸看了看另一桌的平家的人。平里奈笑容满面,千草香奈焦虑中又带着点点期待,而平家家主平远山虽然笑意不是很明显当那眼里的满意还是看的出来。若叶嘴角上扬,对上转过来看她的平里奈笑了,笑得意味不明,而平里奈看到若叶的笑容自己的却僵硬了。

  “第一件事:今日我在此宣布我儿哲也将继承清原家,作为新的家主。”

  这一句话下来,有人觉得理所当然,有人松了口气,可也有人白了脸色。

  若叶拿起酒杯对平远山看,微微一笑,仰头饮尽。

  很吃惊吗?这才只是开始。

  “第二件事:我儿与清舞将于一月后的在海天酒店举行婚礼,届时希望各位能来观礼。”

  才听到前半句话平里奈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她不敢相信的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想开口也发不出声音。

  怎么会这样?明明应该是她才对,为什么改成了祁清舞?为什么自己动不了也说不出话了?平里奈无论怎么挣扎,她依旧是纹丝不动的坐在那里,定定的看着清原阳太的方向。

  “呵~”若叶放在桌上的手轻轻点着,接收到平远山看过来的不善的目光也只是笑。平里奈之所以会这样的确是她做的,不过是点了几个穴道而已。这样不是很好嘛?她太激动会破坏了这场寿宴的……

  “第三件事:我清原家将与平家解除一切合作,以后也不会再与平家有任何往来。”

  这一句话下来,全场寂静五秒后一片哗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